-

第430章我做的,與她無關

林淼淼離開樓梯口後,林冉暖心地看向身高還不到自己大腿根的童童,寵溺地將她抱起來,笑得幸福極了。

“小丫頭,現在竟然知道保護你媽了!你怎麼這麼勇敢呀?”

童童一被誇獎,就更得意了。

“那當然,因為我是媽咪的貼心小棉襖呀!我說過要保護媽咪的,不讓任何人傷害媽咪~”

說著,小丫頭便軟糯糯地捧起林冉的臉,脆生生地在她臉際親了一口。

母女兩一邊幸福地交談著,一邊往樓下走去。

隻是人剛走到正廳,便忽然聽見“啊”的一聲尖叫從廚房傳來。

“哎喲喂!可疼死我啦!昨晚誰來了廚房,怎麼撒了一地的油呀?摔死我啦!”

林淼淼這樣一叫,無數名仆人從四麵八方跑來,紛紛跑去扶林淼淼。

林淼淼當即推開眾人:

“走開,都走開!你們把犯罪現場都被破壞了!”

眾人聽聞,又手忙腳亂地紛紛後退,整個廚房亂得不成樣子。

林冉本不想參與林淼淼的獨角戲,抱著童童就往門口走。

就林淼淼這表現,今天是彆想做早餐了。

但林冉不能餓到童童,她得先帶小傢夥出去吃早餐才行。

誰料,林淼淼這把火燒到了林冉頭上,衝著她的背影就厲聲尖叫:

“林冉你站住!昨晚是你帶你女兒下樓吃宵夜的吧?油是不是你故意撒的?”

林冉:“......”

昨晚掌勺的又不是她!油這事兒林淼淼應該找陸霆驍啊!

林冉抱著童童轉過身來,語氣十分寡淡:

“昨晚我的確吃了宵夜,但廚房的事,你應該......”

“聽見了冇?你們都聽見了嗎?她承認自己吃宵夜了!”

林淼淼像是抓住了機會,直接打斷林冉的說辭,又悲悲慼慼喊:

“林冉,你好狠的心啊!你知道我今早要給大家做早餐,就提前把油撒到廚房,就是為了讓我摔跤是不是?林冉,我到底哪裡惹到你了,你要這麼害我?”

林淼淼故意拔高音量,因為她要讓所有人知道,林冉就是個心思歹毒的惡女人。

並且她很清楚,林冉在陸家的地位完全是母憑子貴。

因為老爺子喜歡童童那小雜種,所以他纔會放林冉一馬!

但她要讓林冉不得好死,徹底瓦解這賤人在老宅的地位!

經過她這樣一鬨,幾名不明是非的仆人也開始討論起來。

“不是吧,這油真是林冉小姐撒的?她看著挺清高的,應該不屑做這種事吧?”

“你剛來不知道,林冉小姐先前跟二少爺有一腿!估計早就看淼淼小姐不順眼了!”

“我去!真有這回事啊?”

“你以為!一入豪門深似海,曾經多清高的女人都會變得歹毒起來!”

仆人們的討論讓林淼淼更加大肆妄為,直接坐在地上哭天喊地:

“我的命好慘呀!寄人籬下的日子本來就不好受,我還要被人陷害!我怎麼那麼苦呀,嗚嗚嗚~”

林淼淼一哭,仆人們便更加手足無措起來。

大家想去安慰她,可林淼淼又不讓他們靠近現場。

可若是不采取行動,驚擾了老爺和大夫人,到時候更難辦。

進退兩難之際,陸瑾淵率先被這嘈雜的聲響吸引過來。

他匆匆下樓,直接走向林冉:

“那女人又在鬨什麼?”

“她還能鬨什麼,存心找我事唄。”

陸瑾淵眉心緊蹙,冷鬱的眼神滿是不悅。

下一秒便拔腿走進廚房,厲聲嗬斥:

“大早上躺在地上像什麼?起來!”

林淼淼鬼哭狼嚎的聲音瞬間就止住了,大概她也冇有料到,陸瑾淵會管到她頭上吧。

雖然林冉與他從未有過夫妻之實,但必要之際,陸瑾淵依舊會站出來給林冉撐腰。

林淼淼滯了滯,嗚嚥著嘟噥:

“大哥,你老婆昨晚做宵夜的時候故意在地上潑油害我摔跤,你就不管管她嗎?”

隻是林淼淼話音剛落,一道更為威儀的聲音響徹眾人耳廓:

“此事與她無關,昨晚的宵夜,是我做的。”

男人的聲音太過熟悉,所有人都朝聲源地望去。

就見陸霆驍著一身黑色睡袍,慢條斯理地走下旋轉樓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