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吃驚!林冉竟是林淼淼的妹妹

暴風雨持續了整整一晚,直到黎明破曉,天空泛起魚肚白也冇能停止。

陸霆驍被雷聲驚醒,睜眼後發覺懷中的小女人仍舊被自己抱著,她倒是睡得四平八穩。

林冉眉頭舒展,雖雙眼微瞌,可如翼的睫毛下依舊可見她桃花眼的形狀。

陸霆驍的心忽然就軟了一下。

都說相由心生,林冉雖長相醜陋,可眼神平和堅韌,性子也是要了命的抗死不從。

她強大的自尊心是從骨子裡滲出來的,這樣的女人,怎麼看都不像是對他圖謀不軌的樣子。

男人此刻紛紛擾擾的心宛若露台的雨點,被撞擊得毫無規律。

而就在此時,房門忽然被人輕輕地敲擊了兩下,緊接著就聽見張媽的聲音隱隱傳來:“陸爺,您醒了嗎?我有要事彙報。”

陸霆驍垂眸看向懷中的女人,見她睡得又死又沉,依舊冇有醒來的跡象。

可他仍是擔心自己會吵醒了她,便小心翼翼地將胳膊從她脖頸下方抽離,下床套上黑色睡袍,拔腿走出了房間。

“什麼事?”男人站在門口,挺括的身形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

張媽連忙道:“陸爺,淼淼小姐來了。”

林淼淼來了?

陸霆驍眸光一陣打緊,緊繃的神色如獵豹般滲人:“正好,讓她進來給林冉道歉。”

張媽麵露難色:“陸爺,淼淼小姐在外麵站著,說您不原諒她死也不進來。她站了挺長時間,我一起床就看見了。雨勢這麼大,要不您還是親自去看一眼吧。”

林淼淼的做法讓陸霆驍莫名火大,他無形中感受到一股來自女人的矯情和威脅。

她當真以為自己會心疼她?

笑話!

陸霆驍本想絕情地毫不理會,可他還未幫林冉撐腰出氣。而對於林家人傷害林冉的動機,他始終都困惑。

既然林淼淼來了,他倒很好奇,這女人會如何解釋。

陸霆驍繞開張媽走向客廳,撐著一把大黑傘便出門走入雨中。

風雨裡,女人頓顯狼狽,她雖然打了一把透明的小傘,可米白色的連衣裙早已濕透。

陸霆驍並無心疼之意,厲聲道:“去給林冉道歉。”

林淼淼的下唇被她咬得烏紅泛青,看見眼前挺闊帥氣的男人,更是委屈得不成樣子:“霆驍哥,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陸霆驍的臉宛若天邊的烏雲那般陰沉:“所以,這件事的確是你們做的?”

“霆驍哥,淼淼......淼淼這樣做是有原因的!”

林淼淼扔下傘,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胳膊趕忙死死抱住陸霆驍的腿,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你聽我解釋!聽我解釋好不好?”

她越是這樣低姿態地求饒,陸霆驍便越發惱火。

隻要一想到林冉受儘欺淩,他便恨不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加倍報複。

可他不打女人,便隻能咬牙剋製。

“這話你不應該對我說,你也不需要征求我的原諒。受害者是林冉,你應當向她道歉。”

男人的眸光定在遠方,眸子裡透出的鷹隼似要將腳下的女人焚燒。

林淼淼的眼淚大顆大顆地往下掉,激動得渾身顫抖,連連搖頭,“不!霆驍哥,我不願給林冉道歉!死也不願意!”

“不願意?你憑什麼不願意?林淼淼,你傷害了她!”

陸霆驍憤怒的情緒幾乎剋製不住,他低聲怒吼,垂眸看向女人,佈滿血絲的瞳仁早已猩紅成一片。

林淼淼緊緊地抱著陸霆驍的腿,揚起淚雨交織的蒼白小臉,帶著哭腔滿腔義憤。

“霆驍哥,林冉是我的妹妹!我的妹妹搶了我的男人,我憑什麼要給她道歉?”

陸霆驍後背一滯,渾身一僵。

她......說什麼?

林冉,竟是林淼淼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