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8章失敗者!休想讓我嫁給你

半小時後,龍灣彆墅。

陸瑾淵剛走進房內,就看見林冉在廚房忙碌。

女人穿了一條米色的絲質長裙,布料垂感極佳,裙子長度直達腳踝,卻襯得林冉的身材凹凸有致。

陸瑾淵的眸光瞬間收緊,上前就從背後摟住林冉纖細的腰身。

“無聊了?你很少進廚房。”

他冰涼的手隔著布料觸碰到女人的肌膚,讓林冉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她慌亂地推開陸瑾淵,一臉防備:

“離我遠點!”

男人不慌不忙,長腿往前挪動,再次靠近林冉,卻並未碰她。

“大寶很快就會有訊息了。”

驚喜總是讓人始料未及。

林冉初是一滯,緊接著便是難以置信:

“真的?你冇騙我?”

她激動太過,手足無措間,甚至碰倒了腳邊的垃圾桶。

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

等把大寶找回來,她一定會寸步不離地守著大寶,再也不讓他離開自己!

見女人這般開心,陸瑾淵的臉上也展露一抹笑意:

“真的。不過,如果孩子回來,他肯定不希望他的父母,是支離破散的兩個載體,他會希望有個完整的家。林冉,你懂我的意思。”

林冉一滯,知道陸瑾淵又要拿結婚說事。

喜悅轉變為憤怒,起伏的胸膛隱顫著悲憫:

“陸瑾淵!大寶也是你的孩子,你怎麼忍心拿你的骨肉為籌碼,威脅我跟你結婚?”

陸瑾淵輕鬆地聳肩,毫不在意:

“我是為孩子著想。”

“你不是有本事讓我跟你結婚麼?你現在來跟我說這些有什麼意義?”

陸瑾淵糾正:“自願與被迫是兩個概念。”

自願與被迫?

嗬,說得還真是冠冕堂皇。

林冉的怒火驟然被點燃,目光灼灼地與男人對視,毫不避諱地揭露男人的內心。

“你根本就是在跟我博弈!你不僅想贏陸霆驍還想贏我,你想證明自己比陸霆驍厲害,更想證明自己勾勾手指就能讓我投入你的懷裡!

陸瑾淵你錯了,你從頭到尾就是個失敗者,你敗給了陸霆驍也敗給了我!

因為我從始至終心裡隻有陸霆驍一人,我也絕不可能心甘情願地嫁給你!”

被林冉當眾扯開遮羞布,陸瑾淵惱羞成怒。

他自認為三年來,他已經對林冉夠客氣夠容忍了,無論她怎麼作怎麼鬨,他都能很好地控製情緒,絕不會與她大肆爭吵。

而她卻竟然說,自己是敗給陸霆驍的失敗者?

陸瑾淵怎麼能忍?

男人目光慍怒,陰沉地死盯著她,長臂一把扼住林冉的脖頸,直接將她抵向牆壁。

“林冉,我是不是對你太客氣了?我警告你,不要給臉不要臉!你知道我什麼事都能做出來!包括睡你!”

陸瑾淵說著,另隻手已經準備撩開林冉的裙襬。

林冉嚇得手心淌汗,用腳大力地踹向男人的身體,可男人卻巋然不動,將她死死地禁錮在懷裡。

“陸瑾淵你鬆開我!你信不信你今天碰我,我晚上就死在你的床上!”

陸瑾淵猩紅的瞳孔死死盯著林冉:

“你最好死在我床上,你不死在我床上,我都看不起你!”

爭吵之際,傭人泱泱誠惶誠恐地跑進來,嚇得臉色煞白:

“少爺,老宅打來電話,說老爺摔斷了腿,牽出了一係列併發症。您趕緊給回個電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