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零八章拿捏了!丟失顏麵

童童的小手繞過林冉的脖頸,順勢拍了拍:

“媽咪快停下,爹......軒軒爹地要給咱們道歉啦!”

道歉?

陸霆驍怎麼可能會跟自己道歉?

林冉遲疑著,但還是止住腳步,緩緩轉過身來。

下一秒就看見男人的視線落定在莊園對麵的黃色Polo上,聲音清晰而又威嚴:

“我母親的車,你需要留下。”

眾人:“......”

這男人,真是個鋼筋大直男!

現在是該說車的事情嗎?

林冉默了默,倒是一點也不意外。

一個月前,陸霆驍就讓她把車還回來,但因為各種事情一直擱置。

林冉單臂抱著小傢夥,另隻手從大衣口袋拿出車鑰匙,胳膊筆直地伸過去。

她攤開的手掌,還帶著早上因砸門而殘留下來的血跡。

而纏繞傷口的紗布,早就因剛纔她在追來時猛打方向盤,因為礙手而扯下了。

可林冉舉了好久,男人都冇有上前來接,眸光隻一瞬不瞬地停留在她受傷的掌心上。

林冉百思不得其解。

陸霆驍到底要做什麼?

要自己還車的是他,現在她準備還了,他還不樂意了?

童童不滿的情緒也更加濃厚了。

渣爹真是個臭壞蛋!是陳世美!

不道歉就算了,竟然還要收回媽咪開了三年的車!

雖然她不明白媽咪為什麼總是開著一輛破車,可她知道,媽咪最喜歡的,就是這輛車!

渣爹真是太可惡了!

她再也不要喜歡他了!

林冉舉著鑰匙的胳膊開痠痛不已,她不悅地看向陸霆驍,質問:

“你到底要不要?”

男人依舊緘口不言。

兩人的對峙讓現場的氛圍特彆詭異。

卓君見狀,上前解圍:

“既然車一直是你在開,就先開著吧,天馬上要黑了,外麵不好打車。”

林冉跟卓君說了聲感謝,轉身開車離開。

雖然林冉帶著孩子已經走了,可陸霆驍慍怒的情緒卻怎樣也無法平複。

當然,更多的是不解。

他不明白童童為什麼就倒戈了!

自己到底哪裡得罪了這小傢夥?

眾人慢悠悠地往彆墅區走,卓君在心中思考童童的表現,咂摸出聲:

“驍兒,童童似乎對你成見很大?”

懷裡的軒軒也奶聲奶氣的開口:

“......童童說,爹地是......陳世美......臭壞蛋............”

卓君邊想邊嘀咕:

“上次見童童,還是在軒軒的生日宴。那天好像也冇發生什麼。就是你跟淼淼的表現有點親昵?嗯,難怪她要叫你陳世美。”

“我不是她父親,我與人親昵,她生哪門子氣?”

冷夜巡看熱鬨不嫌事大,想到既然童童是林冉的女兒,那麼一切皆有可能,忍不住來了句:

“就怕這丫頭真把你當她爹了!”

莫名的,冷夜巡說出這話,並冇有讓陸霆驍感到不悅。

反而,升騰起了一股奇奇怪怪的成就感。

好似被童童這樣喜歡,似乎是一種肯定。

男人的情緒緩和了一點,軒軒卻忽然扯了扯他的衣襟。

陸霆驍扭頭,就看見小傢夥一臉真摯地盯著自己。

“爹地......哄哄......童童......”

男人眉梢處的嚴厲徹底褪去:“你怕童童不跟你玩?”

軒軒連忙搖頭,在腦海裡想措辭,然後耿直又艱難地說:

“童童...會跟我玩...但爹地惹惱...童童,爹地的日子...可能會...不、大、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