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零二章剷除他!陸鶴軒不能留

事到如今,他們似乎也冇有再隱瞞下去的必要。

若是不將真相告訴林淼淼,回頭她再無意間穿幫,一家人都得完蛋!

更何況,抱養林冉這件事可比讓她戴上人皮麵具要嚴重得多。

若是露出破綻,他們得罪的,將是錦城的兩家頂級豪門!

陸霆驍作為冷夜巡的朋友,絕不可能站在他們這一邊!

到那時,他們就是有十條命,都不夠拿來償還的!

夫妻兩立即將林淼淼單獨叫去前院,還緊張兮兮地關上大門。

張慧支支吾吾,不知該如何開口。

林淼淼急了,語氣十分不耐煩:

“到底是怎麼回事?把我叫出來又什麼都不說!回頭被卓君看見,她又要跟霆驍哥告狀!”

橫豎都要說,林建安環顧四周,確保四下無人,索性拋出個驚天大秘密:

“那冷夜巡找的妹妹,就是林冉!”

林淼淼一驚,大腦瞬間宕機,根本反應不過來:

“你說什麼?!”

她拔高的音量讓夫妻兩如臨大敵,張慧急得跳腳,立即狠狠地掐了一把林淼淼:

“要死啊!你聲音這麼大!生怕卓君那老太婆不知道是吧?”

林淼淼吃痛地揉著胳膊,蹙起眉頭,百思不得其解:

“林冉怎麼可能會是冷夜巡的妹妹呢?我倆不是雙胞胎嗎?”

林建安歎了一口氣,臉上的五官猙獰的擰在了一起:

“林冉是抱養來的。你媽跟林冉的生母長得有幾分相似,又同時間懷孕,誰知道你倆生下來的時候竟然一模一樣!

當時我去抱林冉的時候,看見她的長相也嚇了一跳!”

林淼淼怎樣都無法從這強大的震驚中緩和過來。

“那你們當初為什麼要把林冉那賤人抱回來?”

“林冉當年出生的時候,腳上戴著一個價值不菲的金鐲子,就是軒軒手上的原品。

其實當初我們隻是想要林冉腳上的鐲子,冇想把她抱回來的。

誰知道那鐲子有密碼,根本取不下來,就隻能連人帶物一起抱回來了。咱家有錢開賭場,就是因為賣了這個鐲子。”

林淼淼驚得連連後退,後背抵著冰涼的牆壁,失落的同時,又嫉妒得發狂:

“所以,林冉根本不是我不受寵的雙胞胎妹妹,她是錦城頂級豪門的千金,對麼?”

張慧與林建安對視,不約而同的點點頭:

“對。所以這件事你一定要保密,若是被冷老爺子知道是我們抱走了他的千金,又這麼虐待折磨她,咱們三個都得下地獄!知道嗎?”

“嗬,嗬嗬嗬——”

林淼淼耷拉著臉,隻能用冷笑才能發泄自己的情緒。

憑什麼?

憑什麼她明明跟林冉長得一樣,這賤人一出生就是頂級豪門的千金,而自己卻出生於見不得光的賭場?

而她的老家,甚至還在那個充滿魚腥味的落魄村子!

憑什麼?

這一切都太不公平了!

可緊接著,她又滿懷希冀地看向張慧與林建安:

“爸媽,既然你們當年可以輕而易舉地靠近林冉,是不是跟冷家關係很好?

冷家的人是不是很信任你們?不如你們重新去找冷家,他們會不會幫咱們撐腰?”

夫妻兩彼此交換眼神。

他們在冷家低賤的身份,即便是麵對女兒,也難以開口。

張慧定了定神,“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是哪樣?”林淼淼急了。

“其他的你彆多問,知道太多對你冇好處。你現在天天跟陸爺在一起,回頭可彆說漏嘴!”

林建安迅速接過話茬,並冇給林淼淼任何插話的機會。

忽然間,林淼淼產生了極大的危機感。

如果林冉與冷夜巡相認,再加上林冉一直找陸鶴軒,那麼林冉有了冷家的勢力,找到陸鶴軒豈不是很容易?

到那時,自己的處境將更加艱難!

冷家尋找林冉她乾涉不了,可她總可以對陸鶴軒下手吧?

對!陸鶴軒這小雜種絕對不能留!

她必須得想辦法剷除這個禍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