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抱歉!係統顯示您已婚

為了救奶奶,林冉連自己的身子都奉獻了,結個婚又算得了什麼?

可這婚,也不是她想結就能結的,她猶豫了下,“我冇有戶口。”

“我已經幫你辦好了。”對方接著道,“我的人就在醫院門口,車牌號【錦5125】,你現在立刻下來。”

林冉掛了電話,整個人從頭到尾都雲裡霧裡的。

三言兩語間,她就把自己賣給了一個陌生人?

不過陸霆驍是誰?

為什麼對方一定要讓自己嫁給他?

林冉覺得莫名其妙。

但為了救奶奶,她管不了這麼多了。

她去到病房看了眼還在昏迷中的奶奶,下定決心,轉身下樓。

可腳還冇來得出踏出門,張慧和林建安就齊刷刷出現在她的眼前,擋住了林冉的去路。

林冉心一喜,“爸,媽,你們是不是迴心轉意,要救奶奶了?”

如果張慧和林建安願意救奶奶,她也就不用嫁給那個叫陸霆驍的陌生人了。

誰料,張慧卻一巴掌甩在林冉臉上,灼燒的燙感一寸寸襲來,林冉的臉火辣辣地疼。

“救什麼救!你知不知道淼淼因為你差點兒被楊總帶走?讓你好好去陪楊總你非得跟野男人胡搞,死賤人!給我把麵具戴上!”

張慧說著,便將一張化好妝的人皮麵具扔在了林冉的臉上。

林冉怒火焚燒,心裡又恨又痛,“媽,楊總的錢是你們欠的,跟我有什麼關係?還有,我憑什麼要戴這麵具?”

林建安將地上的人皮麵具撿起來再次塞到林冉手中,“從今往後,我們林家隻有淼淼一個女兒。你不配跟她長得一樣。以後,有她的地方,你絕不能出現!”

剛纔在家中,張慧和林建安便咂摸過味來,昨晚林冉應該是進錯了房間,錯把陸霆驍當做楊總,從而發生了關係。

所以,陸霆驍要娶的,實際上是林冉而非林淼淼。

因此,為了防止這件事穿幫,林冉這個喪門星必須戴上麵具,決不能讓陸霆驍看出破綻。

林冉捂著發痛的臉,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父母,慟哭出聲,“爸媽,我也是你們的女兒,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呸!我冇你這個女兒!要不是因為你的八字和我們相剋,我們的賭場生意至於一落千丈嗎?你的臉是老孃給的,我有權利讓你戴上麵具!”

張慧眼睛瞪得好大。

林冉哭累了,心也徹底死了,“如果我說,我不願意呢?”

張慧一把推開林冉,直奔老太太的病床而去,手迅速伸到呼吸機上。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拔了你奶奶的呼吸管?你要是不戴,你奶奶就是被你害死的!”

聽見這些話,林冉的大腦忽然失去了思考能力,猶遭晴天霹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媽,那是我奶奶,你是她的兒媳婦啊,你怎麼能做這種事?”林冉焦急地看向林建安,“爸,我媽要陷害你母親,你能坐視不管?”

林建安用力按住林冉的肩膀,聲色俱厲,“死丫頭,你要是不戴麵具,殺死你奶奶的人就是你!”

林冉渾身發軟,三觀被震得粉碎。

這兩人,不配為人父母,甚至也不配為人子女!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冷血無情的人!

“林冉,我數三個數。你若是再不給我戴上,我立刻就把呼吸管給拔了!”

張慧高高地揚起下巴,眸光一眯,儘是威脅:“三......二......一”

“我戴!”林冉的聲音穿透力十足,帶著直擊人心的刺耳與悲慟。

她將懷裡的人皮麵具展平,顫抖著雙手戴在了自己的臉上。

兩人得願以償,心滿意足地離開了。

林冉卻渾身無力,蹣跚著步履走到老太太跟前,捧著她昏睡的麵容,眼淚大顆大顆往下掉。

“奶奶,對不起,冉冉冇有能力保護您。您等等我,等我想辦法把您的病治好,我們就永遠離開錦城。”

林冉想著,用手抹掉眼淚,匆匆下樓,立刻找到那輛車牌號為【錦5125】的奔馳豪車。

隻是她剛坐上後座,還未看清駕駛座上的人,大腦便忽然一陣眩暈,驀地暈了過去。

——

半小時後,民政局。

陸霆驍已帶著林淼淼迅速填好表格,等工作人員稽覈完畢,兩人便可以領證了。

林淼淼恍若雲端,整個人飄飄然,完全不敢相信現在發生的一切。

身旁的男人,是錦城的王啊!

而她,馬上就要成為王者的妻子,一輩子享儘榮華富貴。

一時間,她覺得極其不真實。

可如果這件事被林冉那個喪門星知道,不知道她該有多嫉妒呢。

林淼淼正得意地想著,誰料一道聲音始料未及地給她潑了盆涼水,“陸先生,您與林小姐不能成婚。”

陸霆驍眉心微蹙,“為何?”

工作人員吞了口唾沫,“因為係統顯示,您已婚。”

已婚?

陸霆驍瞳孔震顫,渾身上下,充斥著令人心悸的肅殺。

而更加震驚的當屬林淼淼。

陸霆驍怎麼可能會是已婚?他是錦城有名的單身貴族,鑽石王老五啊!

“是不是搞錯了?”林淼淼迫切地問道。

工作人員麵露難色,“係統顯示,不會有錯。”

不多時,金胖也火急火燎地跑進來,猙獰的臉蛋被汗水完完全全浸濕。

“不好了陸爺!張媽打來電話,說後門忽然出現了一名昏迷的女人。她手裡捏著一份結婚證,上麵,有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