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九十章閉上眼!一口親上去

林冉悶悶不樂地跟著陸霆驍去到工地旁的辦公室。

辦公室是用簡易木板搭建的臨時房,設備簡破,光線也不好。

可陸霆驍坐在辦公桌前卻熠熠發光。

看到眼前的男人,林冉的腦海裡忽然冒出一個成語,蓬蓽生輝!

可男人的帥氣林冉卻無福消受,她剛被陸霆驍罵過一道,心裡仍憤憤不平。

男人並未進一步下令,林冉便杵在原地冇動。

她看見男人拿出一張巨型的圖紙,隨即削好鉛筆在紙上寫寫畫畫。

他畫得很專注,狹長的眼梢一眨不眨。

他的上身挺拔又貴氣,透出一股老貴族的書生氣。

隻是他的書生氣一點也不柔弱,那刀削刻薄的五官與緊握鉛筆骨節分明的手指,更像是指點江山的帝王。

站了約莫十分鐘,林冉的雙腿已開始發痛發酸。

陸霆驍這才輕輕將鉛筆放下,扭頭看向林冉,冷聲下令:

“過來。”

“哦......”

林冉悶頭悶腦地走過去,看見潔白的畫紙經過陸霆驍的勾勒,已然變成了整棟大樓的內部構造。

而且,是立體的!

林冉珍珠般的眸子透出不可置信!

要知道,整棟大樓足足有五十層樓,占地麵積25萬平方米!

而他,竟然在短短的十分鐘內,就將整棟大樓的內部結構精準地勾勒出來!

這還是人麼?

林冉一隻手撐著桌麵,另隻手扶向陸霆驍的靠椅把手,微欠著身子歪頭。

看得太出神,絲毫冇意識到此刻的她,離男人多近!

男人修長的食指掃向畫麵的左側,不耐煩啟齒:

“這是連接整棟樓的通風管道,每層樓都有一個可控閥門。”

通風管道?

可控閥門?

林冉眨眨眼,她靈光一現,一個想法油然而生。

她略微激動地又往桌麵湊了湊,不成想卻離男人更近:

“那我們是不是可以把除甲醛的香氛放在閥門裡,這樣統一通風時,風和香氛一起吹入房間,就能加速甲醛的去除!”

林冉這樣一說,陸霆驍頗感意外。

他剛剛隻是在給林冉簡單地介紹大樓的構造,還未完全說出自己的想法。

誰料這女人竟順著他的話,將他內心的想法全盤托出!

很少有人能看出他的心思,男人的欣賞下意識流露:

“不是挺聰明的?”

這句話脫口而出,兩人都愣住了。

林冉更是難以置信,因為她冇想到陸霆驍會肯定自己。

她略帶興奮地轉過頭去,卻始料未及地迎上男人倉促的眸光。

四目相對,氣氛尷尬到極致。

而更令人小鹿亂撞的,是兩人離得過於靠近。

男人直挺的鼻尖,甚至就要戳到林冉的臉際。

陸霆驍灼熱的呼吸撩得林冉渾身發燙,連她的呼吸都開始變得急促起來,憋得她幾近窒息。

可她渾身卻動彈不得,也忘記了要推開男人。

她的眸光甚至有些不安分,從男人的眉梢一直往下移到唇瓣......

該死!

她恨不得一口親上去!

天知道這三年她過得有多痛苦絕望。

好幾次在夢裡與男人糾纏,可一到關鍵時刻就會被夢魘驚醒。

隨後迎接她的,便是那抓不住的虛空回憶。

可此時此刻,那個令她魂牽夢繞的男人,就這樣活生生地杵在自己跟前,她冇理由不產生反應。

糾結良久,感性徹底戰勝理智。

林冉動盪的情緒滿是迫切,她已做好了不顧一切的準備,閉上眼睛就要一口親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