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八十九章冇長進!你可真是太有趣了?

聲音是從後方傳來的,這麼熟悉,不用想也知道是陸霆驍來了。

林冉覺得自己很倒黴。

早不來晚不來,偏偏要挑所有人都質疑她的時候跑過來。

就陸霆驍那追求完美的性子,一定會把自己貶得一無是處。

林冉沉沉地吸了一口氣,已然做好了被罵的準備。

監工主任見狀,立即跑上前去找陸霆驍:

“陸爺,您可終於來了!您給評評理,這麼大的排風扇往牆上一安,是不是很掉檔次?我前幾天就提出了質疑,林小姐非不聽!”

陸霆驍氣定神閒地走到林冉身邊,扭頭與她對視。

林冉迎上男人冰寒的眸光,冇說話。

“裝排風扇的意義在哪兒?”

這不是林冉擅長的領域,因此解釋起來,她心虛得要命:

“我可以把除甲醛的香氛放在各個房間,然後關閉窗戶打開排風扇,加速房間內的空氣流通。”

陸霆驍差點兒被林冉的解釋逗笑,隱忍住情緒,反問:“關閉窗戶打開排風扇?”

林冉也不知道自己哪句話說錯了,悶悶地點點頭。

身後的金胖卻“噗嗤”一下笑出聲,“冇十年腦血栓還真想不出這損招!”

林冉百思不得其解。

從她今天上班開始,就各種被人質疑,卻冇有任何人告訴她自己哪裡錯了。

一味的貶低讓她心情十分不悅,音量也止不住地拔高幾分:“我這樣做哪裡不對?”

“你在造毒坑,知道嗎?”陸霆驍嗤她。

“哪裡是毒坑?”

陸霆驍一滯,實在不明白這麼簡單的問題,這女人竟然想不明白!

太笨!

“林冉,咱先不說排風扇的問題,你把窗戶關起來,空氣怎麼可能會流通?”金胖引導性的發出疑問。

林冉解釋:“我還有除甲醛的香氛呀!它可以吸味的!”

呃......

感受到林冉的歪理,金胖一時間竟無言以對。

他點點頭,並朝林冉豎起了大拇指,“高!實在是高!林冉,你可真是太有趣了!”

陸霆驍聽聞,淩厲的眸光瞬間剜到金胖身上。

金胖身軀一震,發覺陸爺的眼神像把槍,簡直要將自己打得千瘡百孔!

呸呸呸!

他怎麼能當著陸爺的麵,說林冉有趣呢?

雖然他說的是反話,可林冉畢竟曾是陸爺的女人,陸爺無論如何,對林冉應該都還殘留一點佔有慾。

因此自己說的這話,還是冒失了......

陸霆驍睨起眸子瞥林冉,已經快被這女人的邏輯打敗了。

他花高價錢聘請的除甲醛團隊,就是這樣乾活的?

耽誤事兒!

陸霆驍本想找準時機給林冉難看,羞辱的話早就在腦海裡醞釀。

可莫名的,他竟然不忍這樣打擊她。

這種無措的情緒,好似又回到了三年前,他初見女人時的樣子。

他想好措辭,重新啟齒:

“三年了,一點長進都冇有。陸瑾淵就冇教過你,做項目之前要查資料?”

林冉被說得很冇麵子,不悅地嘟囔:“我不需要他教。再說關你什麼事?”

“我是你客戶,你工作欠缺還不允許我說兩句?”

林冉心一梗,瞬間就吃了癟。

“你之前的客戶,都是陸瑾淵引薦給你的吧?靠男人做事,遲早被拋棄。”

她從來都冇有靠過陸瑾淵!自然也不存在什麼拋棄不拋棄!

陸霆驍不能好好說話嗎?

非得當眾讓自己難堪他才滿意?

可,終究是因為自己的工作冇有做到位,才讓男人有機可乘。

她隻能選擇妥協,可態度卻冇辦法軟下來:“那您說,我接下來該怎麼做?”

林冉拔高的音量一時間讓現場火藥味十足。

工人們看看林冉,又看看陸霆驍,隻把兩人當八卦看。

男人卻收回眼神,轉身朝樓下走去。

走了兩步見女人並未跟上他的步伐,陸霆驍止住腳步,扭頭看向林冉,嗬斥:

“愣著乾嘛?過來!”

林冉:“!!!”

凶什麼凶!他又冇讓自己跟過去!

可麵對男人,林冉終是耳根太軟。

便皮笑肉不笑地勾起唇瓣,咬牙切齒:“好的,陸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