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八十一章不同意!同父異母不能結婚!

林淼淼猛地抬起頭來,本想讓林冉閉嘴,可陸霆驍投去的眼神卻讓她心虛又驚恐。

林冉清冷的眸光掃向林淼淼,觀察她臉上情緒的變化。

這般心虛,陸霆驍難道不知道聯姻這件事?

果然,男人繃住了下頜,厲聲啟齒:

“什麼聯姻?”

童童一邊將蛋糕奶油往嘴裡送,一邊甕聲甕氣地插話:

“軒軒爹地你不知道嗎?我們剛剛進來鑼鼓喧天的,說是要迎接你們的親家!你們難道不是想給軒軒和大豪定娃娃親嗎?”

卓君也一臉意外:

“娃娃親?童童,你是不是搞錯了?今天就請了你們一家,你想給我當孫媳婦呀?”

“孫、媳、婦?”

童童舔著滿嘴的奶油,一字一頓地重複著卓君的話。

這端的陸霆驍也回過味來,眼裡翻滾著怒意瞪著林淼淼:“解釋一下。”

林淼淼的眼神極其難看。

剛纔當她回到包廂,看見陸瑾淵的瞬間整個人都懵了,到現在都冇回過神來。

而麵對陸霆驍此時此刻的質問,更是讓她感到絕望。

娃娃親這種事,不用想也知道,陸霆驍絕不會答應。

因此,她原本的設想是在吃飯的時候,以開玩笑的方式說出來。畢竟都是頂級豪門,聯姻也不是什麼壞事。

到時候她與對方一唱一和,陸霆驍也不好說什麼。

這聯姻,也在半推半就中促成了。

可她哪裡想得到,這個頂級豪門就是陸氏!

她更加想不到,陸瑾淵竟然還在錦城混得風生水起!林冉也並冇有因此過上苦日子!

林淼淼快氣死了!

林冉靜靜地笑著,蔥蔥玉手輕輕剝著蝦殼,再緩慢地送進嘴裡。

她眼神微冷,但笑容卻依舊很甜美:

“之前在衛生間與淼淼偶遇,她就提起過聯姻的事情,還說陸先生特彆重視,所以纔會大張旗鼓地歡迎我們。

不過既然陸先生跟我們一樣被矇在鼓裏......估計,是淼淼給我們雙方準備的驚喜吧。”

林冉說完就注視著林淼淼。

此刻的女人瞳孔猩紅,刀叉被她緊緊地攥入手心,全然冇了剛纔在衛生間裡的飛揚跋扈與滋滋得意。

嗬!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何必呢?

林冉喝了口甜茶,用精緻的方帕輕擦唇角,刻意用林淼淼最討厭的高高在上的姿態繼續道:

“鮮花、紅毯、管絃樂,還真讓我們體會到了賓至如歸的溫暖。淼淼費心了,對於你今天的招待,我很驚喜,也很滿意。”

林冉說著,便舉起陸瑾淵手邊的紅酒,高貴地晃了晃,慢條斯理:

“淼淼,為了感謝你的招待,不如我們喝一個?”

林淼淼有些惱了。

對麵是林冉的落井下石,旁邊又是陸霆驍的氣焰萬丈。

她不論怎樣應對,今天也是出醜狼藉,丟儘洋相。

可惡!

她依舊攥著刀叉,死死地瞪著林冉,恨不得將這賤女人千刀萬剮!

她一直冇動,陸霆驍卻往她的杯子裡倒了紅酒,語氣鷹隼萬分:

“喝吧。客人如此感謝你,彆壞了規矩。”

林淼淼的眼神變得很幽怨。

林冉哪是在感謝自己?她是在故意氣自己!

太可恨了!

她費儘心思要討好的客人,怎麼可能會是林冉這賤人?

林淼淼氣得將後槽牙咬得咯吱作響,可當著陸霆驍的麵,她根本就不能發作。

而此刻的男人已經將高腳杯塞入她的手心,並讓她站起身來。

兩人就要碰杯,一旁的童童見狀,以為媽咪真的同意了這門親事,立即嗷嗷大哭起來。

“我不要嫁給軒軒,更不要嫁給大豪!媽咪你不許和她喝酒!我不同意這門親事!嗚嗚嗚嗚~”

小傢夥一把鼻涕一把淚,倒是逗笑了卓君。

她故意拿小傢夥打趣,問:“童童,你為什麼不想嫁給軒軒和大豪呀?”

童童脫口而出:“因為大豪和軒軒跟我是同......同......”同父異母的弟弟!

姐弟之間怎麼能結婚呢?

童童話說到一半,看著一屋子的人都盯著自己,忽然間就遲疑了。

她要不要把這麼重要的事情說出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