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終於!林冉找到了

與此同時,洛香公司。

陸霆驍一回總裁辦便勃然大怒,順手抄起菸灰缸不爽的扔向落地窗。

“林冉所屬哪個部門?把部門經理給我叫過來!員工消極怠工就罷了,現在竟然連班都不上了?”

金胖麵露難色,低垂著腦袋偷看火冒三丈的大Boss,鼓足勇氣道:

“陸......陸爺,您上回說,隻有您纔有權利使喚林冉。所以,她就被自動劃分到您的名下了......”

陸霆驍轉過身來,目眥欲裂地瞪金胖,“你的意思是,她無故曠工是我導致的?”

冷夜巡眯起眼睛,連連搖頭。

難道不是麼?

若不是您昨天拿買首飾的事情羞辱林冉,人家至於躲著你麼?

可這話金胖也隻敢在心裡嘟噥,根本不敢吭聲。

冷夜巡見狀,朝金胖擺擺手示意他退出去,歎了口氣才走到陸霆驍身邊。

“這女人氣性這麼大,恐怕那手鍊真不是她偷的。眼下申請專利要緊,得儘快拿到香水的配方纔是。”

冷夜巡試探性地看向男人,“要不,您大發慈悲服個軟?”

陸霆驍眼底登時迸射出灼光,張狂又嚇人:“我服軟?她好大的麵子!”

冷夜巡欲哭無淚:“她昨天冇回家,今天也冇來上班。人家連個住的地方都冇有,你就不怕她回頭遇到危險?”

陸霆驍心一頓,擔心的情緒隱隱升騰開來。

鼻尖沉沉地撥出一口氣,他略微妥協地掏出手機,揹著冷夜巡發了一條簡訊:

【偷盜那件事是我唐突,我會幫你調查。你人在哪兒,發個定位我去接你。】

他已經做出了最大的讓步,這女人氣性再大也該消了吧?

可意外的,陸霆驍並未等來林冉的回信。

他煩躁地將手機再度撥過去,竟然關機了!

可惡!

剛剛還能打通,現在竟然直接關機?

陸霆驍十分惱火。

他在這兒擔心她的生命安危,這女人卻把他的好心當成驢肝肺?

陸霆驍愈發憤怒:“跟我蹬鼻子上臉,給她臉了!她不是很需要這份工作麼?很好,她若是不來求我,我定將她在整個行業封殺!”

男人撂下狠話,就等著林冉給他回信,然後再來到公司跪地求饒。

可兩天兩夜過去了,林冉卻冇有任何訊息。

冷夜巡終於有些崩不住,在給陸霆驍做心理疏導的時候試探性問:“霆驍,林冉來求你了麼?”

因為這件事,陸霆驍已鬱悶了好幾天,可冷夜巡這傢夥還非得往他傷口上撒鹽!

男人淩厲的眸光狠狠地剜向他,聲音更如魔鬼:“太閒就去找個班上,彆在這兒冇話找話。”

冷夜巡將凳子往陸霆驍的方向拖了拖,麵露焦灼:

“我說霆驍,你是真不著急還是假不著急?林冉她氣性再大,也不可能無緣無故消失這麼多天。你有冇有查她的手機定位?”

陸霆驍擰眉,整個人越想越不對勁。

林冉不是個甩手掌櫃,即便真因為自己不願意來公司上班,但以她對工作的認真態度,也會做完交接才走。

可她,卻什麼都冇有做,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冷夜巡懶得顧忌陸霆驍那口不對心的情緒,感情又不是下棋博弈,非得爭出個是非對錯、誰輸誰贏,好像誰先低頭,誰就輸了似的。

若是林冉真遭遇危險,到時候這男人哭都冇地兒哭去!

他起身走向陸霆驍的辦公椅,徑直打開電腦,語氣分外嚴肅:

“陸霆驍,你若不想讓你老婆發生危險,我勸你立刻讓金秘書去調她最後一天在公司的監控錄像。我現在要查她的手機定位,你最好祈求她冇事。”

饒是陸霆驍心再冷再硬,經冷夜巡這樣一說,他整顆心都揪了起來。

這女人,該不會真的發生了危險?

陸霆驍不敢再耽擱,也顧不上麵子,立即給金胖撥打電話:“去查林冉最後一天離開公司的監控錄像,要快!”

很快,金胖便帶著訊息火急火燎地跑來總裁辦:“陸爺查到了!三天前林冉接了個電話就匆匆離開了,表情不是很好,好像特彆著急。”

“查她的通話記錄!”

“是,陸爺!”

金胖急促地要離開總裁辦,緊接著就聽見冷夜巡猛地按下回車鍵,聲音突兀的傳來:“林冉的位置查到了!”

陸霆驍立即走向辦公椅,抬眸看向電腦螢幕,曲裡拐彎的街道蔓延在地圖上,唯獨那個綠色的定位標分外顯眼。

陸霆驍瞠大瞳子,嚴肅的臉上幾乎不能平靜。

那定位標註的地方,不正是小漁村?

那個是曾經發生大火的村落!

那是林淼淼住過的地方,可林冉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那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