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七十七章太驚恐!大豪生父現身

肯定不會!

測骨齡貌似隻需要看關節處的閉合程度,絕不可能抽血,也更不可能涉及親子鑒定!

林淼淼自我安慰著,待陸霆驍離開,她對著童童千叮鈴萬囑咐,明天一定要帶著父母參加生日宴。

童童想著既然是給軒軒過生日,不暇思考,欣然答應。

與此同時,遠郊賭場。

自從林淼淼生下孩子遠赴M國,陸霆驍便給了林建安夫婦一筆錢。

他們拿著這筆錢,又在錦城的遠郊開設了一個賭場。

彼時,煙霧繚繞的賭場內,所有人都在熱火朝天地打牌。

忽然,一個渾身散發酒氣的胖漢從外麵走了進來。

他將酒瓶子往地上一摔,臉上掛著吊兒郎當的笑意,帶著不屑又挑釁的眼光看向吧檯處的張慧:

“媽,好久不見呀!”

張慧看見來者,目瞪口呆又驚恐萬丈。

她懼得嘴巴圈成了“O”形,虎軀一震地盯著男人:“彪......彪子!”

刹那間,整個賭場陷入詭異的寂靜。

所有人紛紛側轉頭來,盯著吧檯發生的一切。

彪子踩著玻璃碎片上前,酒氣撲麵而來:“喲,記性不錯!還記得我的大名呢!”

林建安如臨大敵,雙腿杵在地板上,動也動不了。

不遠處的一名賭徒睥睨著彪子,憤怒地將菸頭摔在地上,指著彪子就罵:

“摔什麼摔?喝多了出去鬨,彆在這兒影響爺的手氣!”

刹那間,張慧似乎看見了彪子瞳孔裡氤氳的紅色怒光。

她還來不及反應,便說時遲那時快——

彪子迅猛地走向男人,一個過肩摔便將他砸在了地上。

顧客們驚懼得紛紛避開彪子,賭徒躺在地上,疼得滋哇亂叫。

“我去!這是要打架的節奏啊!”

“走走走!趕緊走!一會兒把警察吸引來,咱們都得蹲大牢!”

“......”

眾人嘟囔著,紛紛化作鳥獸散!

而那名賭徒也嚇蒙了,忙不迭的一瘸一拐地跑出去。

彪子臉上掛著冷笑,嫌棄地拍拍手,拖了個板凳坐在賭場中央。

“敢在我麵前自稱爺?找死!他是不知道,我之前在誰的手底下做事吧?你說是吧,媽?”

張慧這纔回過神來,和林建安退去一旁,卻氣得直跳腳:“誰是你媽!彆亂叫!”

彪子啐了口唾沫:“你女兒可是借我的精~子才生下了孩子,我不管你叫媽?那叫什麼?”

“要死哇你!這件事你怎麼還敢拿到外麵到處講!”

張慧失驚大叫,趕忙跑去把門關上。

林建安將妻子護在身後,目眥欲裂地看向彪子:“你到底想乾嘛?!”

“彆廢話!趕緊給我打錢!”

彪子一口懟回去,流氓的架勢讓夫妻倆幾乎招架不住。

張慧急得頭頂直冒虛汗:“你讓我上哪兒去給你拿錢?我們這些年給你打的錢還少嗎!”

彪子的牙齒咯吱作響,一副也不打算為難兩人的模樣,索性掏出手機,淡定啟齒:

“行吧,那我給陸爺打電話。畢竟我跟了陸爺那麼多年,錢還是能借出來的。”

眼看著他已經打開通訊錄,張慧膽戰心寒地撲過去,一把摁住他的手:“不許打!”

彪子眼神剜過去,“想死?”

張慧畏畏縮縮地鬆開手,大口大口地吞嚥唾沫。

終於,她還是下定決定,將這宛若燙手山芋般的男人踢給林淼淼。

“我們是冇錢給你,你去找淼淼。明天大豪過生日,在第一酒店。等孩子過完生日,你去找她拿!

但我警告你,不許在陸爺麵前出現!更不可以提孩子的事!如果事情穿幫,你一分錢也拿不到!”

彪子聽聞,笑了,笑得猖狂又肆意。

“放心!隻要有錢拿,把爺給伺候好了,這嘴,我自然閉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