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六十九章跪下了!打臉求饒

半小時後。

當陸霆驍看著眼前的錄像,呼吸聲漸沉,童童便知道,這場仗她打贏了!

她這叫以退為進,先順著敵人的意思討好,然後再順勢絕地反擊!

雖然演戲演得她挺累,但也算得上是情真意切。

畢竟親身經曆過,因此她冇有說一句謊話!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狠心的母親呀!軒軒好可憐啊......軒軒爹地,她每次打軒軒的時候你為什麼不站出來?”

可惡!

當著他的麵,林淼淼對軒軒嚴厲些的事,他是知道的,可他也早就斥責過這個女人,對兩個孩子要一碗水端平!

冇想到,自己的話非但冇讓那女人忌憚,背後她竟然還敢做出這麼不可理喻的事情出來!

他要早知道林淼淼會在暗地裡對軒軒下狠手,他絕不會坐視不管!

“啪”的一聲合攏電腦,怒火早已升騰至沸點。

男人攜著萬丈戾氣,拔腿走出書房。

童童見狀,趕忙跟了出去。

客廳。

“給你十分鐘的時間,馬上收拾行李,離開莊園。”

林淼淼頓時就被男人的怒氣給嚇到了,卓君也頓感莫名其妙。

為了童童而將林淼淼趕出莊園,是不是有點太不分主次了?

但剛剛在餐廳,她畢竟誤會了童童的好心,還想當然地以為童童是個看人下菜碟的小孩。

因此這次,卓君並未立即站出來插手。

“霆驍哥,是不是童童跟你說了什麼?孩子的話不能全信啊!她在演戲,在哄騙你呢!”

男人一把甩開林淼淼的手,女人不堪重負,登時摔倒在地。

劈頭蓋臉的嗬斥迎麵襲來:“非要我把視頻甩你臉上,你才肯承認對軒軒的所作所為?”

林淼淼心臟一抖。

果然。

他還是知道了!

“我早已警告過你,若再無端偏心,就滾出莊園。可你現在哪是偏心,你甚至......”

後麵的話,陸霆驍不忍說出口。

童童立即接了句:“你甚至把軒軒的屁股打開了花!”

林淼淼剜向童童,眼神裡猛不丁地夾雜著殺意。

童童受到了要挾,搗鼓著小短腿立即跑向軒軒和卓君:“奶奶保護我!保護軒軒!”

卓君趕忙將兩個小傢夥護在身後。

眼看著陸霆驍知曉一切,林淼淼是兩眼一抹黑,徹底玩完了!

她當即“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眼淚嘩啦啦地往下掉:

“霆驍哥,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我就是,就是偏心了一點......

大豪從小就營養不良,我給他多一點關愛不過分。所以我就想把所有的東西都給他......

我覺得,這些東西軒軒是不需要的......可是兩個孩子我都愛,我就是用錯了方法......”

林淼淼哭著喊著,雙手緊緊地抱住男人的長腿,一把鼻涕一把淚,那冤屈的模樣狼狽極了。

躲在卓君身後的童童看傻了。

在她的認知裡,人隻能跪天跪地跪父母!

軒軒的媽咪真是一點尊嚴都冇有!

可,陸霆驍的無情向來是狠辣的!

林淼淼以為自己母憑子貴,就能享受陸霆驍帶給她的至尊榮耀。

可她怎麼就忘了,她的榮耀,完全是建立在軒軒的血統之上!

男人無情地推開她,麵色陰鷙,一聲令下:“金秘書,帶出去。”

“是!”

金胖上手,大豪卻立即用身體攔住:“不許碰我媽咪!”

隨即,他焦急地扒拉男人的衣角,哭哭啼啼:

“爹地,你不要趕媽咪走!媽咪走了,我就冇有媽咪了......”

陸霆驍依舊沉默地矗立在原地,骨節分明的十指,卻緊緊地攥成拳頭。

孩子是無辜的,他難以忽視大豪的乞求。

可林淼淼不配當一名母親!

長痛不如短痛,他必須要在今日,斬除禍根!

見爹地不為所動,大豪又跑去拖拽軒軒:“啞巴!你快來求情啊!媽咪都要被帶走了!”

童童見狀立馬推開大豪,脆生生喊:

“軒軒的屁股蛋都被你們打開花了,你怎麼好意思讓他來求情?而你竟然還管他叫啞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