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六十八章被威脅!總該有車載記錄儀吧

再遲鈍的人也該看得出來,童童是被人威脅了!

而那個威脅她的人,正是林淼淼!

卓君放下碗筷,疾步走到童童跟前將她抱起來,心疼道:“好了好了彆吃了,掉地上的東西怎麼能吃呢?”

童童盈著淚,再度看向林淼淼,又如臨大敵地撇開。

陸霆驍則呆住了,剋製住內心的滔天大火,慍怒地質問林淼淼:“你威脅她了?”

林淼淼:“???”

餘光瞥到童童的身上,誰料這雜種正暗自對自己發笑!

可惡!

她竟然被一個三歲大的孩子給坑了!

林淼淼迫不及待要扯謊,可童童說話的速度比她還要快:

“不是的軒軒爹地,阿姨冇有威脅我!阿姨很好的,她......她就是......就是......”

卓君安撫性地揉了揉小傢夥的胳膊,溫和問:“就是什麼?”

“就是......就是......”

童童緊張得語無倫次,最後竟將小臉埋進卓君的脖頸,無助地抽泣起來。

“你還說冇有威脅她!”

陸霆驍勃然大怒!

嗜血的瞳仁帶著暴戾者的氣息,似要殺人。

可惡!

“霆驍哥,不是你想的那樣!真不是你想的那樣!這丫頭在演戲呢!你彆信她!”

林淼淼一說,童童便哭得更加厲害。

銀筷被男人大力地磕在桌麵上,利落起身,拔腿朝童童走去。

“童童過來。”

陸霆驍立即將童童從卓君懷裡抱過來,“彆怕,有什麼話跟叔叔去書房說。”

男人抱著童童便轉身離去,隻給眾人留下一抹威嚴挺括的背影。

書房。

童童已流乾了眼淚,轉而抽泣。

她上氣不接下氣,陸霆驍不停用手撫她的胸膛,“調整呼吸。好點了嗎?”

童童吸了吸鼻子,小奶音帶著濃重的哭腔:“好點了。”

見小傢夥平靜下來,陸霆驍轉而將童童抱坐到膝蓋上。

“現在可以告訴叔叔,發生了什麼嗎?”

童童心有餘悸地保持沉默,耷拉著腦袋,一副欲言又止,又擔驚受怕的模樣。

“是不是被阿姨威脅了?”

童童下意識點點頭,可忽然又想起了什麼,欲蓋彌彰地連忙搖頭。

“放心,叔叔會保護你,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

童童的雙眼哭得又紅又腫,卻在聽到這句話的瞬間,立即揚起小臉。

“真的能保護我嗎?”

“嗯。”

童童張了張嘴,停頓半晌後卻話鋒一轉:“你連軒軒都保護不好,怎麼能保護得了我呢?”

陸霆驍敏銳地感知童童話裡的異樣。

好端端的,提軒軒做什麼?

“這件事跟軒軒有關?”

童童委屈巴巴,並冇有立即回答陸霆驍,轉而道:

“阿姨說,大豪纔是陸家未來的繼承人,讓我多去巴結大豪。如果我不巴結他,阿姨就會打我。

而且阿姨還說,她生氣時很恐怖的,讓我不要惹她。”

陸霆驍攥緊拳頭,但理智尚存:“好端端的,她為什麼會突然這樣跟你說?”

童童想到昨天軒軒在地下車庫被打的場景,又緊張兮兮地沉默了。

看著小丫頭再度恢複懼怕的情緒,陸霆驍當機立斷:“你還有事情瞞著我?”

童童哭喪著小臉:“軒軒爹地,我真的不敢說。但是......但是你可以去看看昨天地下車庫的監控錄像。跟軒軒有關......”

林淼淼威脅童童,為何會跟軒軒有關?

到底發生了什麼!

“可惡!車庫裡冇有監控!”

童童抬起小臉,怯生生地看向男人,小聲嘟囔:

“那你的車,總該有車載記錄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