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六十五章要堅強!軒軒不哭

林冉很快就將一個精緻的小方盒遞給童童,小傢夥迫不及待地打開一看,發現竟是一個純金打造的過濾菸嘴。

小傢夥眨眨眼,不解極了:“媽咪,爹地又不抽菸,你怎麼總是買菸嘴呀?”

林冉瞬間語結,更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當年,陸霆驍離開錦城後,林冉心裡總是惦記著他。

而大概是情人眼裡出西施,林冉覺得這男人哪都好,就是抽起煙來好嚇人。

因此每逢逛街,她一旦看見過濾菸嘴,就會下意識地想要買下來送給他。

隻是當她帶著菸嘴回到家時,才驟然發現——

她已經不住在楚山莊園了,而陸霆驍也早已不在她身邊。

林冉曾跟羅藝甜說,“他明明已經離開了,可是好奇怪,我總覺得他還在我身邊。”

可羅藝甜卻毫不客氣地給她潑涼水:“我看你是瘋了!”

瘋了?

林冉的確覺得自己瘋了!

陸霆驍將她恨入骨髓,而她卻還念舊地守著洛香。

甚至連這不起眼的菸嘴,也在不知不覺中買了好多。

林冉想得太過入神,直到小傢夥在她眼前揮動著胳膊,她虛焦的視線這才重新聚焦起來。

“媽咪?你在想什麼呀?”

林冉搖搖頭,將小傢夥手中的菸嘴放進書包裡。

“冇事。你一定記得要告訴教練,就說這菸嘴,是我專門給他買的!”

既然童童說教練溫暖,那麼肯定是個心思細膩的男人。

他應該喜歡這種溫潤的示好方式。

童童看著媽咪奇奇怪怪的,也冇多想。

喝完最後一口豆漿,便背起小書包,開開心心地跟泱泱去學校了。

——

下午,楚山莊園。

三個小傢夥一回到莊園,童童便牽著軒軒的手就去敲門。

“開門呀開門呀,快開門呀~”

童童的聲音如銅鈴般清脆悅耳,隻是門一開,赫然出現的林淼淼嚇了她一跳。

林淼淼一抬眼就看見大豪孤零零地被兩人落在身後,攥著童童的肩膀便一通教育:

“阿姨昨天跟你說的話,還記得嗎?”

童童看著眼前的老巫婆,膽怯地垂下腦袋:“你讓我去巴結大豪......”

林淼淼瞪大的眼睛滿是威脅:“還不快去!”

“哦。”

童童的眼神可憐巴巴,鬆開軒軒的手,慢吞吞地踱去牽大豪。

軒軒看看童童,又看看露出滿意笑容的媽咪,心裡失落極了。

童童一直都是他心目中的小英雄,因為她敢反抗大人的勢力。

即便昨天冒著捱打的風險,也把自己死死地護在身後。

今天是怎麼了?

怎麼媽咪一發話,童童就應了?

好奇怪啊。

可能也正是因為經過昨天那一遭,童童也開始害怕媽咪了吧。

不過沒關係,童童一定不會丟下自己的,他們三個人可以一起玩!

軒軒樂觀地想著,踱著小碎步就跑去迎接童童和大豪,小手準備去牽童童。

可,他的胳膊滯在空中好久,童童也冇伸過來。

甚至在擦肩而過的瞬間,童童竟直接避開了他。

連看都冇看他一眼!

怎麼回事?

難道在媽咪的威逼利誘下,他唯一的好朋友,也離他遠去了嗎?

軒軒孤零零地站在原地,看著童童和大豪攜手走進房子裡,心情忽然沉下來。

陣陣寒風淩冽襲過,迷濛了軒軒的雙眼。

一行清淚就此淌下,連鼻子都是酸酸的。

他難過極了,卻還不停地在心理自我安慰:“不哭!軒軒要堅強!童童隻是冇有看見你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