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六十章教練呢?教練怎麼說

眨眼便到了應該離開的時候。

陸霆驍同上一次一樣,親自送童童回到學校。

離開時,當男人牽著小傢夥剛剛走出大門,林淼淼便笑盈盈地走了上來。

“童童,下次來玩。”

童童身板一滯,表情難看地扭頭看向林淼淼。

隻覺得這女人的笑容分外滲人,眼神還帶著一抹威脅。

童童怎麼會不知道,她是在警告自己!

如果自己把這件事告訴軒軒爹地,他可就不會再讓自己來莊園玩了。

童童隻能認命般地擠出一絲笑意,衝她擺擺手,說:“阿姨再見。”

跟隨著陸霆驍上了車,兩人很快便到達幼兒園。

彼時,林冉還未趕到,童童便懂事地指了指傳達室。

“軒軒爹地,你先走吧,我去傳達室裡等著。如果被媽咪看見,咱們就穿幫了。”

男人微微頷首,領著童童走進傳達室,正要離開,又不放心地轉頭看了她一眼。

誰料,這小傢夥也正巴巴地望著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有話要說?”

童童的小臉分外委屈,憋著一肚子苦水卻無處吐露。

她是想說的,可想到林淼淼的警告,終究是憋住了。

“冇有的!軒軒爹地你快走吧,我媽咪快到了!”

陸霆驍這才離開,可他並未立即離去,而是將車開到角落裡,在暗處觀察。

確保林冉的車開到門口,又親眼看見女人牽著童童的小手上了車,這才放心離去。

車內。

小傢夥一上車就氣咻咻的,鼓著腮幫義憤填膺,抱著雙手像是在跟誰生悶氣似的。

“誰惹我們家小公主生氣了?”林冉一邊開車,一邊通過後視鏡瞥向童童。

童童看向媽咪,拐彎抹角問:“媽咪,如果有人欺負你,你會怎麼做?”

“分情況。”

童童來了興致:“有哪幾種情況呀?”

林冉思忖半晌,進而道:

“如果對方傷害到你,你要奮起反抗;如果對方隻是在找存在感,那就無所謂了。無視是最好的反擊。”

林冉絕不會用奶奶的教育方式,去教育童童。

一味的忍讓隻會讓自己遍體鱗傷,她希望童童學會保護自己。

可這邊的童童卻犯了難。

很顯然大豪夥同林淼淼傷害了軒軒,還把他的小屁股差點打開花。

可是怎麼反抗呢?

她又不能一打二!

就算自己有能力跟兩人打架,可是她隻要一離開,他們還是會欺負軒軒的。

“媽咪,那如果對方傷害了我,我怎麼反抗才最有效呀?”

“找到對方的軟肋。不過童童,無論你怎樣反抗,都不能以傷害對方為前提。不許打人知道嗎?”

童童陷入沉思。

軟肋?

林淼淼的軟肋,應該就是不想讓軒軒爹地知道她打了軒軒吧?

但她如果直接告訴軒軒爹地,他應該也不會相信自己的吧?

不行,她得想個好招兒才行。

通過後視鏡,林冉看見童童若有所思的模樣,忽然發覺今天的小傢夥十分不對勁。

她立即敏感起來,緊張的問:“你問這個做什麼?跆拳班有小朋友欺負你了?”

童童楞了一下,忽然間被問住了。

她又冇上跆拳班,如果跟媽咪說自己被欺負,她會不會直接跑去找班主任呀?

童童生怕穿幫,扯謊解釋:“今天大家讓我當小組長,可是有個小朋友不樂意,他也想當。”

“教練呢?教練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