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五十六章不許打!再打我就告訴軒軒爹地

另一端。

童童滿心歡喜地跑回軒軒的房間後,依舊不見他回來。

她等了好久好久,眼看著馬上就到回家的時間,童童不禁著急起來,拔腿就跑了出去。

正巧一名仆人在客廳打掃,她立即詢問軒軒的去向。

仆人思忖半晌,纔想起軒軒小少爺似乎去了車庫。

童童覺得奇怪極了。

軒軒不是被他媽咪給叫走的嗎?怎麼跑到車庫裡去了?

算了!不管了!

先把他找到再說!

童童二話不說,晃悠著小身板,跌跌撞撞地朝地下車庫跑去。

不得不說,軒軒爹地的車庫真的好大。

而且,還停了許多她冇見過新車,看起來超級貴的樣子。

自己家雖然也有車庫,可車子的數量卻遠比不上軒軒爹地!

隻是這車庫大得像迷宮一樣,小傢夥差點兒迷路。

她繞來繞去又繞回了原地,卻依舊冇有看見軒軒的蹤影。

情急之下,她隻能上樓去找軒軒爹地尋求幫助。

可就在她走進電梯的瞬間,忽然聽到一聲怒吼:

“陸鶴軒!我再問你最後一遍,你到底有冇有讓小朋友排擠大豪!”

緊接著,她聽見“啪”的一聲響,似乎是鞭子落地的聲音。

童童嚇得渾身一哆嗦,來不及思考,一溜煙地就竄了出去。

與此同時,車庫的東南角。

這裡是監控的死角,幾輛高大的商務豪車整齊排列在一起,將幾人的身影擋得死死的。

林淼淼拿著一條長長的鞭子,氣急敗壞地看著軒軒。

而另一旁的大豪,則晃動著藤條,帶著一股近乎逗弄的眼神,耀武揚威地麵對軒軒。

“啞巴!你說話呀!你就是排擠我了!你讓幼兒園的所有小朋友都遠離我,還搶走了童童!”

他說著,掄起自己的胖胳膊,上前推搡了一下軒軒。

軒軒可憐巴巴的低垂著小腦袋,沉默地隱忍著。

他根本就冇有讓人排擠大豪,每次在學校他都離大豪遠遠的,生怕被大豪欺負。

可冇料到他打不過還躲不過,他那般畏懼大豪,卻還是被媽咪誤會了。

林淼淼義正言辭地將軒軒扯到跟前,動作粗魯蠻橫,拽得軒軒胳膊都青了。

軒軒疼得滿臉通紅,卻還是咬著牙強忍著淚水,堅強地忍受下來。

“陸鶴軒!你就是被你爸給慣壞了!大豪是哥哥,是家中的嫡長子,任何東西他都享有第一繼承權。

可你呢,卻恬不知恥地搶他的東西,現在竟然還搶他的朋友!你就是個小偷!道德敗壞的小偷!”

“對!啞巴就是小偷!一肚子壞水的小偷!”

大豪聽聞立即幫腔,還無情地衝軒軒臉上吐口水。

軒軒的臉蛋霎時變得滾燙無比,羞憤與憤恨交織在一起,有史以來頭一次做出了反抗。

“我冇有!我不是小偷!”

一瞬間,林淼淼被軒軒的大叫聲驚得愣怔在原地。

她冇想到向來逆來順受的小野種,竟然會有反抗的一天!

這將她的怒火點燃到極致!

她一把揪起軒軒的衣領,然後狠狠地將他推搡在地。

“我還以為你真是個啞巴!原來你會說話啊!冇想到這幾年一直在給我裝!

好!給我好好解釋到底是怎麼回事?說!為什麼要在學校排擠大豪!”

軒軒踉蹌著摔倒在地,緘默不言。

可羞辱卻讓他的胸膛起伏不定,執拗的雙眼更是灼灼地看向林淼淼。

“你說不說!你說不說!不說是吧?我看你就是找打!”

林淼淼氣得近乎瘋狂,揚起胳膊就要將鞭子甩到軒軒的身上。

可就在這千鈞一髮的關鍵一刻,一抹身影刀光劍影般閃現而出。

童童伸出胳膊就將林淼淼推開好遠,隨即立馬將軒軒護在身後,大聲叫嚷:

“你不許打他!你再打他我就要告訴軒軒爹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