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四十五章腳崴了!將她抱起來

過來,我牽著你走。

霸道而又溫暖的語氣。

林冉隻覺得林淼淼的幸福都要溢位來了,可自己的心,卻好痛好痛。

無論陸瑾淵之前怎麼告訴她,陸霆驍跟以前相比變得有多麼的不一樣;

也無論陸霆驍對她有多冷漠多無情,林冉都不覺得有什麼。

可當他對林淼淼的愛毫不避諱地出於言,展於形,這對林冉來說,纔是致命的打擊。

陸霆驍看向自己的淡漠眼神,與對林淼淼的寵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在他眼裡,自己真的完全變成了一個陌生人。

都說女人的嫉妒心與攀比很嚇人,而林冉也承認此刻的自己就是在嫉妒林淼淼。

憑什麼陸霆驍把所有的愛都給了她,而唯獨對自己這般無情?

可是細細一想,林冉又覺得這是林淼淼應得的。

在陸霆驍最艱難的時候,是林淼淼給了他陪伴。

而反觀自己,自己又給了他什麼?

她唯一帶給他的東西,就是背叛。

眾人慢條斯理地朝樣板樓走去,林冉走得心不在焉的,也不敢去看林淼淼與陸瑾淵此刻的背影到底有多幸福。

可忽然,一聲“哎喲”聲自林冉前方響起。

林淼淼果然崴腳了。

她看見陸霆驍二話不說地將林淼淼打橫抱起,轉身就對身後的兩人說:

“淼淼腳傷嚴重,我帶她去旁邊休息。”

“好,我們去樓上看看。”陸瑾淵應道。

林冉並未說話,可他瞥見陸霆驍投遞而來的陌生眼神,淩厲得像把尖刀,剜得她遍體鱗傷。

陸瑾淵很快就帶著林冉走上樓梯,可林冉走路的速度比他還要快。

她生怕再度看見陸霆驍與林淼淼恩愛的模樣。

眼不見心不煩,她不想給自己找罪受,隻能徹底地投入工作中去。

隻是她並未做過能去除甲醛的香氛,一時間冇有任何思路,便拿儀器測量甲醛超標的數值,並讓工人記錄下來。

忙了冇一會兒,孫管家忽然出現在陸瑾淵身邊。

他從兜裡拿出一瓶紅花油,恭敬地對陸瑾淵講:“少爺,這是您剛剛讓我買的紅花油。”

陸瑾淵接過紅花油直接遞給林冉,挑起半邊唇角,笑得邪魅又不羈:

“霆驍應該需要,你拿去給他?”

林冉冇接,她當然知道陸瑾淵在故意折磨自己,“你幼不幼稚?差不多就得了,彆得寸進尺。”

“你這麼愛他,即便哪天他想殺人,讓你遞刀也在所不辭。所以,這紅花油又算得了什麼?”

林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什麼話也冇說,繞過男人便去到露台站著透氣。

今天,林冉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

她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把生活過成了這樣?

她多想擁有羅藝甜的性格,對待任何事都擁有釋懷與拋之腦後的能力。

可陸霆驍就像是紮入她心裡的刺,怎麼拔都拔不出來。

她到底應該怎麼辦?

林冉的纖纖玉指煩躁地插入發縫裡,萬分疲憊地揉搓著。

身邊,一股香菸的氣息若有似無地隱隱飄來。

她不禁蹙緊眉頭,下意識扭頭看去。

那個當下她最不願看見的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夾著香菸,正一動不動地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