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四十一章去醫院,做親子鑒定

男人的反問讓林淼淼分外心虛。

她對軒軒做的這些事,完全是因為看不慣林冉,而報複性地施加在孩子身上。

她恨不得軒軒這小雜種永遠在這個世界消失!

可所有人都認為她是軒軒的母親,因此她並不能堂而皇之地傷害他。

所以,她隻能利用母親的這個身份懲罰軒軒,美其名曰“教育”。

可若是縱觀全域性,將她對軒軒的所作所為全都聯絡在一起,她“教育”的說法便難以自洽。

眼看著就要被陸霆驍看出端倪,林淼淼立即打感情牌:

“霆驍哥,軒軒是我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我比任何人都愛他!”

“軒軒多次出現胃痙攣,你可曾知道?你又可曾告訴過我?”

林淼淼一愣,忽然眼眶一紅,擠眼淚的同時佯裝驚訝的模樣。

“軒軒出現胃痙攣?我......我什麼也不知道!我的天哪,這孩子怎麼也不說一句呀!”

眼淚,終於如斷線的珠子傾瀉而下,她梨花帶雨地抹著眼淚,獨自唸叨:

“都怪我!是我忽略了軒軒。當初因為大豪身體孱弱,所以我纔對大豪更上心。我以為,軒軒是懂我的......”

“三歲的孩子,你指望他懂你什麼?林淼淼,倘若你還這麼偏心。彆怪我將你趕出去!這是我最後的警告。”

男人的嗓音冇有任何感情,卻透出絕對的威嚴。

林淼淼什麼也冇說,隻一個勁兒地流淚點頭,似在表態。

可陸霆驍卻愈看越不悅,越想越後悔。

他後悔在M國那幾年,放心大膽地將兩個孩子交給林淼淼撫養。

他若是早日請個保姆,也不會發生這種事!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但,他一定會儘全力彌補軒軒。

同時,他也希望童童那小傢夥,真如金秘書說的那樣,可以撫平軒軒內心的創傷。

——

翌日,皇家貴族幼兒園。

軒軒的胃病剛有好轉,他便迫不及待地去到幼兒園。

剛一進教室,就看見童童托著腮幫一臉期盼。

兩個小傢夥四目相對,彼此的眼神頓時都亮了。

“小啞巴!我好想你啊!”童童奶聲奶氣的聲音清脆悅耳極了。

好奇怪!

軒軒最討厭彆人叫他小啞巴了。

可童童這樣叫他,他一點也不覺得難受和討厭。

這個稱呼就像是愛稱一樣,聽了就讓人覺得相當開心。

他一路小跑地奔過去,在兜裡翻了好一陣終於翻出一團衛生紙,胳膊筆直給童童。

童童撅著小嘴滿臉狐疑,“這是神馬?”

軒軒眨眨眼,費力地說出兩個字:“頭髮。”

頭髮?!

軒軒爹地的頭髮!

童童興奮到眼睛發光,接過那團衛生紙後迫不及待地展開,裡麵果然包裹著三根頭髮。

童童頓了頓,又重新將那三根頭髮寶貝似的包起來,扭頭看向坐在後桌的錢小星,吩咐:

“第一節體育課我要逃!你幫我打掩護!”

逃課對於童童來說,向來是件很正常的事。

因此錢小星什麼也冇問,捏起拳頭咣咣捶胸口,義正言辭:“包在我身上!”

童童立即離開,走了兩步又回過頭來看軒軒,頗有氣概地囑咐:

“小啞巴,體育課你就和老二待在一起!如果有人欺負你,我就回來收拾他!”

說著,小傢夥腳底生風,跑去操場的牆角,助跑跳上牆沿,帥氣地翻了過去。

半小時後,維特蘭私立醫院。

她本想去錦城醫院,可想到那兒都是爹地以前的同事,她隻能隨便找傢俬立醫院。

她站在化驗科徘徊,不知道應該找誰。

為難之際,一名護士站在童童的身後,柔聲問:“小朋友,你找誰?”

童童轉過身來,圓圓的眼睛巴巴地望著護士,天真的模樣萌得護士心都化了。

“漂亮姐姐,你可以幫幫我嗎?”

童童嘴巴超甜,護士一聽立馬答應:“好好好,你要我幫你什麼呀?”

童童一隻手將包裹著髮絲的衛生紙拿出來,另隻手“啪”的一下拔下自己的頭髮,奶聲奶氣道:“做親子鑒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