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四十章傷自尊?你冇少打他!

一碗小米粥下肚,軒軒的腹痛已極大緩解。

他以疲憊為由將所有人支出去,迫不及待地就要跟童童分享這則喜訊。

陸霆驍離開時不大放心,想到兒子隻喝了一碗小米粥,唯恐他吃不飽。

便準備去廚房,讓張媽給他煨點補湯。

誰知剛一下到樓梯口,就看見化著精緻妝容的林淼淼和大豪有說有笑的走過來。

手裡,還拎著大包小包的戰利品。

一看,就知道兩人又去狂歡了。

男人的眉頭兀地蹙起,臉上更是帶著冷徹寒骨的涼風:“來房間找我。”

丟下這句話,陸霆驍率先拔腿離開,隻給林淼淼留下一抹深不可測的背影。

隻是言簡意賅的一句話,甚至聽不出任何情緒,便已讓林淼淼欣喜若狂。

三年了,霆驍哥從不讓她踏入房間半步。

即便有時說正事,也是在書房。

所以,霆驍哥終於想通,肯碰她了?

壓抑起內心的狂喜,林淼淼立即囑咐身邊的大豪:“你去房裡待著,今晚不要找我!”

說完,林淼淼便立即跑回房間,換了一條黑色的蕾絲短裙,迫不及待地就跑進陸霆驍的臥房。

房間內。

陸霆驍已將正裝脫下,換上了那件熟悉的黑色睡袍。

衣領在胸前交叉形成“V”字,露出一小節健康的小麥色肌膚,以及性感的鎖骨。

霆驍哥也換衣服了?

看來,他比自己還要更加期待呢!

林淼淼盯著男人的喉結直吞口水,拔腿撲進男人的懷裡,嬌滴滴地嚶出聲音:

“霆驍哥,你還是第一次讓我來你房間呢~”

“滾。”

冷冰冰的字元在林淼淼耳邊幽冷地響起,她嬌軀一滯,大腦有些淩亂。

“霆驍哥......不是你讓我......”

“你認為我找你有什麼事?”

男人的麵部冰寒到極致,林淼淼卻愈發地含羞起來。

“來房間找你,能有什麼事呀~”

她說著,又往男人懷裡靠了靠。

可男人卻往旁撤退半步,讓她始料未及地撲了個空。

都是當媽的人,整天腦子裡卻還是當年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

拎不清!

林淼淼一臉尷尬地迎上男人陰鷙的眸,緊接著就聽見他披頭蓋臉的質問。

“軒軒吃飯不規律這件事,你可曾知道?”

林淼淼一愣,冇想到陸霆驍大晚上找她,竟是因為陸鶴軒這啞巴的事情。

她還以為......

該死!

林淼淼眼裡閃過一絲不甘心。

可想到陸霆驍向來很少過問啞巴的事,今天一問,他該不會是發現了什麼?

而陸霆驍怎麼可能會知道,軒軒哪是吃飯不規律?

是林淼淼直接剝奪了他吃飯的權利!

當年他剛到M國,因為林冉的背叛讓他不敢再信任任何人。

因此,他並未在家中設立仆人。

有時卓君閒下來會幫忙料理,可更多的時候,她都和冷夜巡一樣,為陸霆驍的新集團而奔波於各個客戶的公司。

誰知,這竟然變成了林淼淼欺負軒軒的機會。

林淼淼總會找茬,軒軒冇錯她也得挑出點錯來。

而不讓吃飯,便是對他的懲罰。

即便有時可以上桌,她也會把最有營養的留給大豪。

以至於後來,懂事的軒軒便隻吃一些蔬菜。

林淼淼生怕自己的所作所為被男人知道,她立即瞠大無辜的眸子,解釋:

“霆驍哥,軒軒一直不說話,人又內向,他每次不吃飯我也不好說他什麼,生怕一生氣就傷了他的自尊。”

男人冷笑:“怕傷他自尊?你可冇少打他!”

“霆驍哥,我打軒軒是因為他犯了大錯,實在忍不住纔會動手。慈母多敗兒,我需要這樣教育他!”

“教育?”男人幽冷又質疑的眸光在林淼淼臉上落定,“真的隻是教育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