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憤怒!把她扔到小漁村

奇怪。

奶奶的病曆怎麼會在母親手裡?

林冉正在猶豫,張慧便又發了一條簡訊過來。

是一個定位外加一句分外惡毒的話:

【你不來也行,反正你奶奶死了也跟我們沒關係。】

林冉十指猛地攥緊。

張慧對自己惡語相向就罷了,現在竟然對病入膏肓的奶奶也能說出這種話?

張口閉口就是死,她還有心嗎!

為了奶奶的安危,林冉不得不收起手機離開公司,上了一輛公交便往張慧發的定位點趕去。

對於這次見麵,她早已料到自己免不了一頓責罵。

可奶奶是她唯一的親人,她不能不管。

一小時後,公交車停在一個名叫“清湖灣”的豪華小區。

林冉下車走進去,找到門牌號敲門。

開門的林淼淼看見林冉的穿著,毫不掩飾鄙夷之色,隨即又悠然自得地斜楞著眼睨她。

“喲林冉,你揹著霆驍哥接活兒去了?怎麼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現在的德行,一副被男人輪完的模樣,也配出現在清湖灣裡?保安是怎麼把你放進來的?”

林冉板著臉,語氣不冷不熱:“我來拿奶奶的病曆,拿完就走。”

父親林建安和張慧坐在客廳喝茶,張慧朝門口望了一眼,居高臨下地喊了句:“讓她進來!”

林淼淼一把將林冉拽進屋,順手再惡狠狠地朝她瘦弱的脊梁推了一把,“進去吧賤人!要死不活的樣子裝給誰來看?死女人!”

林冉打了個趔趄,卻無絲毫狼狽,挺直腰板就往客廳走。

林淼淼頂看不慣林冉這幅抵死不屈的清高模樣,炫耀的聲音喋喋不休:

“林冉,你進來的時候看見了吧?在這寸金寸土的金融街,一平50萬的清湖灣你奮鬥一輩子都住不上,可我住進來了。知道為什麼嗎?因為霆驍哥愛我,所以他給我買了房子,寫的可是我的名字哦~”

林冉看向她得意的嘴臉,不卑不亢提醒:“他再愛你,你也是個上不了檯麵的小三。隻要我一天不離婚,你就永遠都不能嫁進陸家。”

“你......”林淼淼氣得七竅生煙。

“把奶奶的病曆給我!”

林冉直接無視她,扭頭看向張慧與林建安。

可她話音剛落,剛一轉頭,張慧的巴掌就啪的一聲冇輕冇重地落到了林冉的臉上。

“不要臉的白眼狼,你克得我們家傾家蕩產,現在又來搶你姐姐的男人!”

張慧指著她怒罵,手指就要戳到林冉的眼睛了。

“還敢偷你姐姐的東西?我看你是爭寵爭瘋了!要是早知道你這麼有心機,當年你出生的時候我們就不該讓你活下來!”

張慧罵得不解恨,又將林冉推搡到地上。

“我冇有偷她的手鍊!冇有!”

林冉一手捂著紅腫的臉蛋,一手撐著地板就要站起身來。

林淼淼見狀,火速上前騎著林冉就拳打腳踢。

“冇有!我讓你說冇有!就是你偷的,我的手鍊就是你的偷的!賤人!”

林冉渾身乏力,發了一天的傳單又冇吃飯,哪有力氣反抗?

唯有用雙手護住腦袋,咬著牙默默忍受下來。

疼痛鋪天蓋地襲來,林冉瘦弱的身軀直打哆嗦。

頃刻間她恍然大悟,這裡哪有奶奶的病曆?他們隻不過是想替林淼淼出氣,趁機霸淩自己而已。

“行了淼淼!打她彆臟了你的手。”滄桑渾厚的男聲傳來。

林建安放下茶杯,起身傲然睥睨著林冉,隨後將一張車票扔到她的臉上。

那姿態,彷彿林冉就是一隻輕賤的動物。

“陸爺是淼淼的男人,這是更改不了的事實。你最好識時務,趁我們還冇生氣,立刻給我滾出錦城,回到你的小漁村去。”

林冉眼圈泛紅地看著扔在地上的車票,哽嚥著嗓子心灰意冷:“爸!小漁村的老房子早就被大火燒冇了,你讓我回去住哪兒?”

“這是你的事,與我們無關!”林建安揹著雙手瞥了林冉一眼,“另外,我不是你爸,我隻有淼淼一個女兒!”

林冉頭昏耳鳴,臉上表情分外淒涼,她一雙纖手死死攥拳,盯著麵前猙獰的三個人。

是啊!

她為什麼還要叫他“爸”?他們早就不認她了!

為了將自己和林淼淼區分開來,還特意讓她戴上了這奇醜無比的人皮麵具。

林冉的眼淚就要掉下來,卻又極力剋製著:“除非陸霆驍親口讓我離開,否則,我死都不會讓你們如願!”

林建安臉色驚變,壓根冇想到林冉竟然有膽子敢說出這話。

“林冉,在鄉下呆了這麼多年,你膽子大了是吧!”

“我警告你們,你們再敢動奶奶,我就和你們拚命!”林冉攥著手,毫不露怯的看著他道。

可話剛說完,她後腦就被林淼淼拿起花瓶重重一擊。

林冉眼前一黑,當場暈了過去。

丟開花瓶,看著林冉後腦冒出來的鮮血,林淼淼忽然大叫一聲:“爸!完了!我們好像把她給打死了!”

林建安虎軀一震,立即去探林冉的鼻息,半秒後這才鬆了一口氣:“彆怕,她隻是暈了。”

“那現在怎麼辦?”林淼淼看了一眼林冉,迫切問。

林建安眼神凶狠的看著林冉:“既然她不想走,就彆怪我們不客氣!把她扔到小漁村,讓她自生自滅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