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七章絕食了!我要童童!

晚上,楚山莊園。

集團新收購的房地產項目今天正好完工,陸霆驍親臨現場勘查,因此回家較晚。

隻是他剛一進門,就發現今天家中異常安靜。

大豪冇在客廳玩樂高,連軒軒也不見了蹤影。

張媽立即上前接過男人脫下來的黑色大衣,畢恭畢敬地送上一杯溫水。

“軒軒和大豪呢?”

“回陸爺的話,大豪跟淼淼小姐出去逛商場了。”

陸霆驍劍眉緊蹙:“冇帶軒軒?”

張媽麵露難色:“陸爺,從您早上離開,軒軒小少爺就冇出過房門,也不吃飯。我去叫他,但他房間有指紋鎖,我進不去。”

“林淼淼進去過嗎?”

張媽緊張得連五官都微微猙獰起來,知道自己的回答會令陸爺火大,但她卻不敢隱瞞。

她歎了口氣,隨即搖頭。

果然,男人冷厲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因為,軒軒房間裡的指紋鎖不僅錄了他本人的指紋,還有陸霆驍和林淼淼。

仆人進不去他的房間,林淼淼難道也進不去嗎?

這該死的女人!

兒子在房間裡被關了一整天,她作為母親竟然無動於衷!

男人不悅地放下水杯,拔腿就朝軒軒的房間走去。

食指按壓在麵板上,便聽“滴答”一聲,房門順利地被他打開。

彼時,小傢夥正端坐在書桌前,什麼也冇乾,就雙手抱懷地生悶氣。

“為什麼不吃飯?”

軒軒幽怨地看了男人一眼,拿起筆桿憤憤地在寫字板上寫下一行字——

“因為你不讓我上學。我要上學!!”

男人目光陰沉,看見軒軒拿絕食要挾,他無奈又不悅。

“想給你換個學校,既然你不願意,我隻能請家庭老師來。”

軒軒繼續奮筆疾書:“我不要家庭老師,我要童童!”

每次麵對軒軒,陸霆驍都會因他的懂事而產生強烈的自責。

他總認為是因為自己的忙碌,而疏忽了對他的陪伴,所以才養成了軒軒異於同齡人的懂事。

可軒軒雖然懂事,但其實他與大豪相比,要更倔強也更固執。

他的倔強與固執與當年的林冉一模一樣,因此在很多事上,陸霆驍總會束手無策,最終都會選擇讓步。

可今天麵對小傢夥的倔強與固執,他卻尤為生氣!

因為他讓軒軒轉學的原因與林冉有關,他偏執地認為林冉給童童灌輸了思想,所以纔會故意接近軒軒。

而這可憐的小傢夥還將彆人的圖謀不軌當做好意,竟因此拿絕食來威脅自己!

他怎麼能忍?!

陸霆驍的神情越來越冷,卻還是壓抑著怒氣:“軒軒!彆讓我生氣!”

軒軒看向陸霆驍,黑漆漆的眸子閃了一下,隨即扭頭,迫切地寫下一行字:

“她是我唯一的朋友!唯一!!!”

軒軒寫得力透紙背,一連串的歎號足可以看出他的不滿。

聞訊趕來的金胖看到這種情況,忍不住地扶額汗顏。

完了完了!

軒軒這是跟陸爺杠上了!

他立即上前解圍,就看見陸霆驍悶哼一聲,乾脆利落地轉身離去,還將房門甩得砰砰作響。

金胖和軒軒一同被關在房間裡,他看了看緊閉的房門,又看向執拗的軒軒小少爺,一時間竟手足無措。

然後,他就看見軒軒將寫字板舉起來,歪歪扭扭的寫了四個大字:“你也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