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六章拔頭髮!做親子鑒定

晚上,童童失眠了。

她躺在軟綿綿的公主床上,圓溜溜的眼睛出神地盯著漆黑的天花板。

媽咪說陸瑾淵是她的爹地,可她就是覺得軒軒的爹地纔是她的父親。

遺傳學是最有利的證據!

她依照自己和媽咪的長相,倒推出來的爹地,就是軒軒爹地的模樣嘛!

童童想著,立刻從床上爬起來,晃動著身板打開檯燈,又將一麵鏡子拿出來。

手邊,平展著陸霆驍的肖像。

小傢夥看看鏡子,又看看畫像,怎麼看怎麼像。

自己的眉眼像媽咪,鼻子和嘴巴像軒軒的爹地。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嘛!

一直看到後半夜,童童纔不情不願地上床,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

翌日,皇家貴族幼兒園。

童童早早地去到學校,迫不及待地等待著軒軒的到來。

她想從他口中打探更多有關陸霆驍的資訊,可一直等到上課,也不見軒軒到來。

哎呀!

小啞巴為什麼不來上學?

童童急得心慌慌,將圖畫書豎在桌上作遮擋,自己則掏出手機偷偷給軒軒發微信。

【小啞巴,你生病了嗎?為什麼不來學校呀?】

另一端的軒軒也很實誠,很快就給童童回:【我爹地不讓我跟你玩。】

神馬?!

軒軒爹地不讓軒軒跟自己玩?

童童想到媽咪昨晚說過的話,媽咪也不讓她跟軒軒玩。

難道媽咪跟軒軒的爹地商量好了?

他們到底在隱瞞什麼?

此事一定有詐!

童童暗暗發誓,她一定要將此事調查清楚!

小傢夥義憤填膺的,還不停地拿小拳頭捶打課桌。

好多小朋友都轉過頭來看她,童童一驚,連忙將腦瓜藏到書下。

緊接著,她的手機又震動了一下。

【童童,你不開心了嗎?】

【冇有,我在想怎麼辦。】

【童童,我明天就想辦法去學校,我不會不跟你玩的。】

軒軒打字的時候小心翼翼的,生怕童童看見自己剛剛發的,一生氣,就真的不跟自己玩了。

他隻有童童這麼一個朋友,他不想讓童童拋棄她,所以他也絕不會拋棄童童。

【軒軒,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好!】

軒軒飛速秒回,也不管童童到底要讓他幫什麼忙。

但隻要是童童的事,他一定會竭儘全力的!

【我想要幾根你爹地的頭髮,你千萬不要告訴他喲~】

軒軒捧著手機,忽然沉默了。

童童要爹地的頭髮?

軒軒眨巴著眼睛看著對話框,滿腹不解,【你要我爹地的頭髮做什麼?】

當然是要做親子鑒定啦!

童童一肚子的秘密好想脫口而出,啪嗒啪嗒打下幾行字就要發出去,可又覺得不妥。

如果自己真是軒軒爹地的小孩,那自己和軒軒不就是同父異母的兄妹嗎?

這樣一來,軒軒豈不是會認為媽咪搶走了他的爹地?

不行不行,她不能告訴軒軒。

童童俏皮地轉了轉眼珠,將那長篇大論悉數刪除,迅速扯了個謊應付:

【我有一個收集怪癖,我喜歡收集彆人的頭髮。】

另一端的軒軒蹙起眉頭。

童童喜歡收集彆人的頭髮?

這是什麼怪癖?

可她為什麼不收集自己的頭髮,偏偏要收集他爹地的?

難道爹地對於童童來說,比自己要更加重要?

軒軒想著就有些吃醋,可他答應了童童,就一定要辦到。

隻是,要神不知鬼不覺地拔下獅子的頭髮,好像冇那麼簡單。

軒軒犯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