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四章要轉學!不許再問

親嘴?

林冉一把將童童拽到身邊來,質問:“誰教的你這個詞?”

“冇人教!嘴巴挨著嘴巴,就是親嘴!媽咪,你該不會出軌了吧?我該不會是軒軒爹地的小孩吧?爹地知道這件事嗎?”

童童語出驚人,可嚇壞了林冉。

童童怎麼可能會是陸霆驍的孩子!

很顯然,這小傢夥一定誤會了什麼,她必須得好好跟她談談。

林冉將童童帶進臥室,正糾結應該如何開口,這小傢夥倒是率先打破了沉默。

“媽咪,你不要再找理由搪塞我了!我雖然隻有三歲,可很多事情我都懂的!我希望你能把我放在和你相等的位置,平等看待我!”

林冉:“!!!”

小傢夥的一番話,已不是第一次讓林冉感受到震驚。

平等的位置平等看待?

現在的小孩,是真早熟。

說起話來一套又一套,連她這個家長都糊弄不了。

不過既然童童這樣說,她也不打算再隱瞞。

她拖了個板凳與小傢夥相對而坐,敞開心扉。

“媽咪和軒軒的爹地,之前的確談過戀愛。不過這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你爹地是知道這件事的。”

軒軒爹地和媽咪談過戀愛,那她就是軒軒爹地的小孩啦?!

童童絞著手指,異常艱難地詢問:“那我是你和爹地的小孩嗎?”

“當然!”林冉的態度毋庸置疑,“媽咪懷胎十月把你生下來的,還能有假?”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童童的腮幫鼓得圓圓的,特彆像一隻氣急敗壞的小河豚。

她支吾了好久,忽然用一股豁出去的架勢脫口而出:“我的意思是,陸瑾淵他真是我爹地?”

林冉也不明白童童為什麼會發出這種疑問。

難道僅僅是因為剛剛陸霆驍吻了她?

林冉一想到陸霆驍便心煩意亂,她沉重地歎了一口氣,隨後撫向童童的頭頂。

“這冇什麼好質疑的。這話不能當著你爹地的麵說,不然他會寒心。”

林冉之所以替陸瑾淵說話,是因為陸瑾淵作為父親,真心待童童不錯。

因此無論她有多恨陸瑾淵,都不能因一己私利,讓童童和她一起恨他。

“既然如此,那你們為什麼還不結婚?”

林冉下意識扯謊,“童童,我們一直都是一家人呀。”

童童立即否定:“媽咪,你不要再騙我了。你們根本就冇領證,我都知道的。”

林冉心一慌。

實在不明白童童上哪兒知道了這麼多事。

明明她和陸瑾淵都隱瞞得很好,三年來,兩人之間唯一的默契,就是竭力為童童創造一個幸福輕鬆的家庭氛圍。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林冉死也想不明白。

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或許根本就不是糾結這些。

是陸霆驍啊!

她滿打滿算隻和陸霆驍見了三麵,可正是這三麵,再度將她從平靜的生活中扯入水深火熱的深淵裡。

她不願曾經與男人的恩怨波及到童童,便話鋒一轉,苦口婆心:

“童童,什麼年紀就做什麼年紀該做的事。你現在才三歲,應該痛痛快快去玩,開開心心地度過童年。

今天的事情媽咪隻跟你說一次,你以後不許再問。還有,我會給你轉學,從明天開始,你去爺爺奶奶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