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二章解釋下!是你讓她接近他的?

倏忽間,整個前廳陷入詭異的尷尬。

童童看了看陸霆驍,又看向林冉,趕忙打破沉默:“媽咪,爹地還冇有回家嗎?”

林冉的眸光一直停留在男人身上,她呆愣在原地,機械應答:“你爹地在加班。”

男人驀地鬆開童童的小手,看向林冉的眼神,滿是敵意。

“你......你怎麼跟童童在一起?”林冉不解,整個人更是難以置信。

童童趁機打量兩人的表情,又故意解釋:

“媽咪,這是軒軒的爹地。哦對,軒軒是我的同學也是我的好朋友,我就是去他家玩的。”

林冉頓時懵圈。

軒軒?

那個在陸家不受寵的孩子!

他竟然和童童是同班同學?

林冉的表情變得愈發難看,她不明白事情為什麼總是這麼巧!

男人目光陰沉,語氣透著蝕骨的寒意。

“解釋一下。”

林冉愕然,迎上他陰鷙的雙眸。

“解釋什麼?”

“是你讓你女兒去接近我兒子的?”

林冉忽然變得倉皇起來,生怕她與陸霆驍之間的恩怨,會波及到下一代。

她趕緊看向童童,強裝淡定地對她講:“你先上樓,我跟叔叔說兩句話。”

此刻的童童瞳孔興奮得反光!

就衝這說話的語氣,兩人一看就是老相識啊!

她纔不會真的上樓呢!

她鼓了鼓腮幫,順著林冉的意思朝樓梯口走去。

等林冉帶著陸霆驍走出彆墅站在院子裡,小傢夥趕忙躲在暗處,扒著窗戶朝外麵張望。

外麵黑漆漆的,屋簷下方吊著一盞黃燈,瓦數不高,因此燈光並不透亮。

但她依舊可以看見媽咪和軒軒爹地的背影,被燈光拉得好長。

可是真討厭,寒風呼嘯而過的音量壓過了兩人的交談聲,童童什麼也聽不到。

與此同時。

林冉隻穿了一條米色的粗布裙,外麵套著一件長款的毛衣開衫。

衣著單薄,因此剛一出彆墅就打了個噴嚏。

她不禁裹緊開衫,聲線輕顫地解釋:“隻是巧合罷了。我不知道你兒子和童童一個班,更不知道他們是朋友。”

男人分明的輪廓,一半埋進陰影裡。

他沉鬱著不說話,隻目光灼灼地看著她。

林冉被他盯得渾身發毛,倉皇中,她忽然瞥見男人身後的室外儲物櫃。

林冉頓了頓,下一秒便繞過男人,從儲物櫃上的搪瓷罐裡拿出一把車鑰匙,胳膊筆直地遞給他。

“既然你來了,就把卓阿姨的車開走吧。”

男人冇接也冇說話,林冉看見他劇烈起伏的胸膛。

她不明白自己哪句話又說錯了,從而惹怒了男人。

可她又冇撒謊,她的確不知道童童和軒軒是同學。

林冉泄氣地收回胳膊,知道男人認定的事情,無論自己如何解釋都是徒勞。

她想下逐客令,但話來不及出口,刹那間男人便撈起林冉纖細的腰肢,一把將她扯入懷裡。

她始料未及地被溫暖包裹。

下一秒,她那被寒風凍得蒼白的小嘴,也被男人用力地拿唇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