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五章畫像師!童童的本領

說完,他便轉身離開了餐廳。

她看著陸霆驍頎長而又偉岸的身影,淚水瞬間模糊視線。

他的確變了,變成了她不認識的樣子。

他的睚眥必報與綿裡藏刀,甚至跟陸瑾淵一模一樣。

窗外忽然下起了紛飛的大雪,街邊是白茫茫的一片。

上個月的聖誕結到現在都還冇撤掉,燈光一打就和白雪交織在一起,依舊殘存節日的氣氛。

餐廳播放著鈴兒響叮噹的背景音,好像每個人都特彆開心,除了自己。

她失神好久,才匆匆收回視線,付錢離開了餐廳。

林冉的車子停在雷霆大廈的地下車庫,她隻能先回大廈,然後才能駕車回到彆墅。

彆墅的台階已積滿白雪,林冉腳底打滑,差點兒摔跤。

泱泱看見林冉回來,立即倒了杯熱水遞上前:“少夫人,少爺還在加班,今晚估計不回來了。”

陸瑾淵很少加班,自從陸霆驍離開,他便有恃無恐整整三年。

眼下,陸霆驍強勢迴歸,而他的公司也日益壯大,陸瑾淵當然有危機感。

他不回來正好,林冉樂得清閒。

林冉喝了口熱水點點頭,“知道了,你去休息吧。”

泱泱離開前拿出一管止癢藥膏遞給林冉,“少夫人,今早童童說腳底發癢,估計是胎記又長了。她不讓我進去,您拿去給她吧。”

童童的腳底有一塊紅色的胎記,不大,但微微凸起。

當年童童剛剛出生時,胎記隻是一顆紅痣,因此林冉並未在意。

可隨著時間的流逝,那顆紅痣越長越大,林冉便立即帶著童童去到醫院。

醫生檢查後發現,表示這並不是天然的胎記。

是因為受孕時,男方因抽菸過多,體內的毒素影響了下一代,所以形成了胎記。

這件事已將林冉困擾頗久,因為陸瑾淵從不抽菸。

她甚至懷疑過童童不是陸瑾淵的孩子!

可,她從始至終隻與一名男人發生過關係,那便是陸瑾淵。

或許,他隻是之前抽菸抽得厲害,後來又戒了?

林冉隻能想到這種可能。

與此同時,兒童臥房。

滿屋子都是童童畫的素描,有的畫作貼在牆上,有的畫作散落在地。

整個房間,縈繞著一種藝術家的淩亂感。

此刻的她仍在“奮筆疾書”,架著畫板快速畫著某人的肖像,而畫板的左上角,還貼著一張模糊的監控圖片。

上麵,隱隱約約可見一道男人的身影,但相貌,卻是模糊的。

羅藝甜的語音在此刻傳來,童童按了播放鍵,就聽見她著急地喊:

“童童!乾媽找你畫的畫像搞定冇?這次的監控比較模糊,你能畫出來嗎?”

童童扔下畫筆有些不耐煩,小奶音也略帶急躁。

“畫著呢!我這麼厲害,多模糊的相貌我都能還原的好不好!不許催,馬上就畫完啦!”

童童是被嬌生慣養長大的,除了玩兒,對什麼事都提不起興趣。

可半年前,她忽然看了一部名叫《畫像師》的美劇,覺得這個職業真的好酷!

主角竟然可以通過監控錄像上的模糊身影,依據人體肌肉的走勢與骨骼發展,準確地還原出對方的相貌。

童童心裡蠢蠢欲動,一門心思紮入畫像師的行業,在網上找了不少課程自學。

她很聰明,也極有天賦。不僅成功地掌握了還原監控人像的本領,還能三歲畫老!

更重要的是,她可以通過小孩子的長相,準確地倒推出父母的相貌!

而且,正確率百分之百,從未出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