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四章想報複!所以羞辱

男人一連串的發問讓林冉頓覺羞辱。

她也終於知道陸霆驍帶自己吃飯根本不需要什麼動機,他就是想報複,想淩'辱,想肆無忌憚地衝她發脾氣。

連帶著三年來的恨意,統統一股腦地全都發出來。

林冉心裡痛得要死,隻覺得男人將她的尊嚴都抽絲剝繭地扔在地上,並狠狠碾壓。

可,她對他的背叛是事實,除了默默忍受,她還能做什麼呢?

而麵對自己受傷的表情,她也終於在男人的臉上,看到了滿意的情緒。

服務員在此刻送上美味的餐食,林冉不想回答男人的話,便埋頭吃飯。

隻是服務員剛一走,陸霆驍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他當著林冉的麵接起來,語氣溫柔:“下班了,在吃飯......不是,跟林冉......在敘舊......”

他忽然將手機遞給林冉,“淼淼有話想跟你說。”

原來,電話是林淼淼打來的。

難怪他剛剛連語氣都柔了幾分。

可是,林淼淼跟自己能有什麼話說?

是炫耀她這幾年過得開心幸福,還是嘲笑自己過得不如她得意?

林冉下意識排斥,可還是接過了電話,語氣機械:“喂?”

“冉冉,昨天就想跟你打招呼了。鐲子收到了嗎?你女兒喜歡嗎?”

林冉感到意外,林淼淼冇炫耀也冇嘲笑,還溫柔得要命。

“鐲子還冇給她。”

“這樣啊......冉冉,這幾年我們都很想你。如果可以的話,下次我和霆驍請你吃飯,如何?”

我和霆驍請你吃飯?

果然,她還是炫耀了。

也是,林淼淼怎麼可能會向自己示好呢?她從來都是假得要死。

林冉也不戳穿,好脾氣地應付著。

“好,冇問題。不過這頓飯應該由我來請,就當是為你們接風洗塵了。”

林冉說著就看向陸霆驍,冇想到男人看她的眼神更加深沉了。

“那你把電話給霆驍,我再跟他說兩句。”

“好。”

林冉將手機重新遞還回去,誰料男人直接掛斷,並將手機反扣桌麵。

林冉一滯,“她說還有話要對你說。”

男人不答反問:“什麼感受?”

林冉不解:“什麼?”

“時隔三年,再度接到姐妹的電話,感慨挺多的吧?”

林冉頓了一下,知道自己無論怎樣回答,等待她的,都是變著法的羞辱。

可她依舊選擇應答:“嗯,她溫柔了許多。”

男人淺笑:“你倒是一點冇變?”

“嗯?”

“還和以前一樣。一樣的虛情假意。”

哪怕早有準備,可陸霆驍的這句話依舊把林冉傷害到了。

她悶悶地喝下一口飲料,眼淚蓄滿眼眶。

陸霆驍看著女人的表情,十分滿意地微微頷首,這纔將鐲子拿出來,輕輕拍在桌麵上。

“我想,我們都不想跟彼此有過多糾纏。還請林小姐管住自己的腳,彆再來莊園打擾。”

林冉猛地掀開眼皮。

他竟然知道自己去過莊園?

像被人揪住了小辮子,林冉心虛得毫無反駁之力。

“門衛找份工作不容易,彆因為自己的過失,讓人家丟失飯碗。”

這件事,的確是門衛告訴陸霆驍的。

早在林冉去莊園的第二天,門衛就跟男人彙報,說有一個跟林淼淼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好幾次來莊園門口張望。

陸霆驍一聽,不暇思考,便立即將林冉猜了出來。

林冉的眼睛大大地望著他,動盪的情緒讓她如鯁在喉,隻能用沉默應對。

然後,她看見男人從錢夾裡掏出一疊現金,然後乾脆利落地站起身來,跟自己說了最後一句話。

“我媽的車,你是時候還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