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三章愛過嗎?

林冉大腦瞬間宕機,不受控製地機械上前,鈍鈍地坐上了副駕駛。

“去哪兒?”

林冉有些蒙圈,可話音剛落,肚子就咕咕叫了兩聲。

男人沉默半晌,隨即發動引擎,麵無表情地吐出兩個字:“吃飯。”

一路上相對無言,狹小的空間特彆安靜。

她甚至可以聽到男人均勻的呼吸,也能聞到他身上熟悉的氣息。

之前在洛香時,因為經常跟香水打交道,男人的身上總會無意間帶著各式各樣的香味。

可現在的他早就不再接觸香水,林冉卻依舊能聞到男人身上專屬的特殊味道。

他這幾年過得好不好?

嗅覺有冇有恢複?

林冉心裡憋了好多問題,可一個也問不出來。

吃飯的地方在旋轉餐廳,那曾是陸霆驍要向林冉表白的地方。

而且,他專門選了露台位置。

林冉當然毫不知情。

雖然表白已是三年前的事,可陸霆驍看著周遭的一切,那日的動盪便在眼前一一浮現。

惆悵、痛苦,以及恨意,狠狠地淩遲著他的心。

寒風呼呼作響,服務員貼心地關上了窗。

陸霆驍點了幾份小菜,氛圍就再次尷尬下來。

在林冉的構想裡,再次與男人單獨見麵,理應劍拔弩張。

誰能想到,自己與他竟能相安無事地坐在一起。

林冉心裡七上八下,隻能冇話找話:“旋轉餐廳停業三年,冇想到今天又重新開業了。”

陸霆驍的墨瞳忽然將林冉鎖定,灼灼有光。

“三年前有人包下餐廳準備表白,但因女方背叛,計劃中斷。因此男方收購餐廳,並停業多年。”

“背叛”一詞讓林冉如臨深淵。

他的語氣十分淡漠,彷彿在用一副事不關己的口吻訴說彆人的事情,其實卻是在影射自己。

林冉的表情很是倉皇,但她卻並不知這其中的內情,“既然被背叛,不來這裡就好了。為何還要收購停業?”

男人的唇角帶著自嘲的笑意,“可能,是想提醒自己那段愚蠢的過去。”

“愚蠢?”

陸霆驍反問:“不愚蠢嗎?”

愚蠢到他一直陷入被算計的婚姻,卻還想方設法地思考應該如何表白。

一時間,林冉忽然不知該說什麼纔好。

男人的表情有些古怪,她能看到他眼底的恨,可同時,好像又交織著痛苦和失落。

恨意與痛苦她都明白,可失落從何而來?

林冉在心中反覆糾結,緊接著男人的問題,再次讓林冉陷入慌張的情緒。

他問她:“林冉,你愛過我嗎?”

林冉愣了一下,緊接著一陣衝動湧上心頭。

從那日她跑去機場,隔著人海與他對視,她便已經選擇直麵內心。

這不是一個需要糾結的答案,她也不管男人會怎樣想,一雙眼睛真摯而又赤誠地看著他:“愛。”

林冉說的是愛,不是愛過。

她對陸霆驍的感情,從來都是正在進行時。

“你愛陸瑾淵嗎?”

這個問題始料未及,也讓林冉感到莫名其妙。

還不等她否定,男人的問題再度蜂擁而至。

“你們上過床嗎?”

“上過幾次?”

“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用身體換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