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一十九章彆插手!軒軒以後我來管

林淼淼不情不願地鬆開他,他立即朝陸霆驍和卓君的方向跑去。

陸霆驍伸出手來想要抱他,可軒軒的眼神委屈又幽怨,繞過男人就躲在了卓君的身後。

“阿姨,您彆替他說話!”

林淼淼氣急敗壞,指著軒軒就罵:“外麵下著鵝毛大雪,你讓奶奶在寒風中找你,你怎麼忍心?都是因為你!”

軒軒自責極了,小胳膊死死地從身後抱著卓君的大腿,整個人都在瑟瑟發抖。

爹地和媽咪不愛他,可是奶奶是愛的。

每次媽咪打他,都是奶奶保護他。

慌亂中,林淼淼從茶幾的抽屜裡拿出藤條,音量又拔高幾分。

“陸鶴軒給我滾出來,你今天必須向所有人道歉!”

軒軒害怕極了,眼淚隱忍地掉下來。

卓君心疼得立即轉身將他護起來,“軒軒不怕,奶奶在。”

一旁的陸霆驍早就忍不住了,憎惡的眸光剜到林淼淼身上,威嚴的聲音滿是威脅:“又想打他?放下!”

“霆驍哥!慈母多敗兒,我不能心慈手軟。”

“我從未見你打過大豪。”

“因為大豪比他聽話!”

林淼淼的偏心讓陸霆驍愈發憎惡。

之前,她的偏心隻藏在私下,他也從來都是睜一眼閉一隻眼。

因為當年兩個孩子出生,大豪要比軒軒瘦小得多。

而醫生給出的解釋是,兩個孩子在腹中爭奪營養,才導致了大豪的孱弱。

因此,林淼淼對大豪比軒軒上心,陸霆驍也並未多說什麼。

軒軒在林淼淼那兒遺漏的母愛,那他作為父親,便加倍地補償回來。

誰知,這女人越來越得寸進尺!

竟當著軒軒的麵,將偏心徹底浮於表麵!

他怎麼能忍?

陸霆驍狹長的眼梢如魔鬼般狠狠瞪了林淼淼最後一眼。

隨即轉身,將軒軒從卓君身旁抱入懷裡,扭頭對林淼淼發出警告:

“我之前忙於工作,疏忽了對孩子的管教。從今往後,軒軒交給我管,你少插手。”

語畢,男人抱著軒軒,直接去到了書房。

彼時的軒軒仍在哭泣,隻是他的眼淚已經乾了,小肩膀不停地抖動著,哭得有些喘不過氣來。

可他卻懂事地用小手一下又一下地撫著自己的胸膛,在心中默默地對自己講:

“不能哭!不能哭!爹地不喜歡掉眼淚的小孩......”

男人將軒軒抱到辦公椅上坐著,隨後從書架上翻出寫字板。

寫字板上已寫了不少字,有的字跡歪歪扭扭,分外稚嫩;有的字跡力透紙背,無形中透出不可一世的威嚴霸氣。

那是父子兩交流的工具。

男人拿出一支筆來,單膝跪地與軒軒平視,語氣溫柔,“軒軒,為什麼躲起來,寫下來告訴爹地。”

軒軒握著筆頭不說話,即便已在心中安慰了千百遍,告訴自己不能哭,可他還是忍不住地掉下眼淚。

“軒軒?”男人揉著小傢夥的頭頂,“聽話。”

軒軒忽然放下筆頭,扭過頭來,揚起小臉一瞬不瞬地盯著陸霆驍看。

他圓圓的眼睛蓄滿眼淚,小手小心翼翼地捧起男人棱角分明的俊臉。

想到媽咪剛纔對大豪說的話,軒軒情緒氾濫得幾乎不受控製。

男人感受到小傢夥情緒的動盪,知道他想哭,可卻一直都在憋著。

憋得小臉通紅,好幾次都嗚咽出聲,可又迅速地將聲音收了回去。

陸霆驍擦了擦軒軒的眼角,輕道:“想哭就哭出來,爹地等你。”

可,料想中的哭聲並未如期而至。

軒軒硬生生地忍了回去,可強大的委屈讓他張開了嘴巴。

然後,他的眼睛再度瞠大,盛滿真摯與委屈,始料未及地發出聲音。

他問他:“爹地,你愛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