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一十六章躲出去!軒軒不見了

林冉也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走出的休息室,又是怎樣坐進了車裡。

等她的情緒徹底緩過來,陸瑾淵已經將車子停在彆墅門口。

林冉正要開門下車,陸瑾淵卻反手扣住了林冉的手腕,“怎麼,知道情人過得不錯,心裡難受了?”

林冉也不知道陸瑾淵哪來那麼大怨氣,“彆一口一個情人,從始至終都是我一廂情願罷了。”

“得不到迴應的感情向來廉價。”

林冉用力抽回自己的手,一字一頓,“你連最連廉價的感情也不配得到。”

他的雙手扼住林冉的肩,將她往自己的方向拉近:

“林冉,你不就想見他一麵麼?現在人你已經見到,那我說的事,你該考慮了。”

“考慮什麼?”

林冉滿腦子都是陸霆驍,麵對陸瑾淵的話一頭霧水。

“嫁給我。”

“我冇心情跟你談情說愛。”

“如果你想找到大寶的下落,你最好乖乖地待在我身邊。”

林冉就這樣看著他,驟然發覺他語氣強硬得讓她感到害怕。

她覺得自己的表現已經足夠明顯,可這男人還近乎瘋狂地想要將自己圈在他的身邊。

三年來,出現在陸瑾淵身邊的女人冇有一千也有一百。

這麼多女人難道都填充不了他那顆空虛扭曲的心麼?

或許是因為自己太難拿捏,讓他作為男人的勝負欲極度膨脹,所以他的動機隻是跟自己博弈罷了。

可是感情又不是博弈,他看不清自己的內心,林冉卻看得很明白。

不能跟陸霆驍在一起,那麼日後與她結婚的那個男人是誰都行。

但絕不可能是陸瑾淵。

這個男人讓她感到害怕,她絕不會明知山有虎還偏往虎山行。

林冉猩紅的眼睛大大地看著他,用力掙開他握住自己肩膀的手,乾脆利落的下車,並無情地甩上車門。

——

與此同時,楚山莊園。

因為林冉的出現,讓陸霆驍好不容易沉寂的心再度動盪起來。

一路上他一言不發,臉色難看得十分滲人。

林淼淼卻很開心,今天霆驍哥當著林冉的麵給足了她麵子。

這份殊榮,她已經等了太長時間。

因此兩人剛下車,林淼淼便迫不及待地往陸霆驍身上撲。

她親昵地挽著男人的臂彎,灼熱的氣息撲打在男人的脖頸中,“霆驍哥......”

男人依舊麵無表情,將手從她懷心裡抽離,警告:“一會兒當著孩子的麵,你最好收斂點。”

林淼淼有些悻悻的,可她依舊愉悅。

與三年前相比,霆驍哥已經對她很溫柔了。

這轉變來自孩子的誕生,她越想越覺得自己那步險棋走對了。

若不是當年她搶走了林冉的一個孩子,讓她順利地應付了親子鑒定。

否則,現在的她早就被流放國外,哪有權利陪在霆驍哥身邊這麼長時間?

林淼淼抬眸看向恢弘氣派的楚山莊園,勃勃的野心愈發放肆。

她有孩子做籌碼,未來楚山莊園的一切,都將是她的天下!

兩人很快進入彆墅,正在玩樂高的大豪立即撲上前來,“爹地,我好想你呀。”

陸霆驍將大豪抱進懷裡,原本淩厲的眸子柔和幾寸,“今天有聽話嗎?”

“當然咯!大豪可乖啦!”

男人摸了摸大豪的腦袋,緊接著就發現房子裡空無一人。

“其他人呢?”

“他們出去找軒軒了。”

男人猛地皺起眉頭,立即將大豪從懷裡放下來,“軒軒去哪兒了?”

大豪邀功似的看向林淼淼,緊接著便朝陸霆驍添油加醋地胡謅一通:

“我也不知道。今天軒軒在學校打群架,一回來就不知道去哪兒了。可能他不敢麵對爹地和媽咪,躲出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