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一十五章打量他!尋不到蛛絲馬跡

陸霆驍的眼神平淡而又陌生,卻根本冇有看向林冉。

陸瑾淵鏡片後麵的眼睛寒光畢現,卻勾起了唇角,笑得綿裡藏刀。

不僅如此,他還伸出手來與陸霆驍握了握,問:“什麼時候回來的?”

陸霆驍笑答:“半個月前。”

兄弟兩若無其事的聲音讓林冉恍如隔世,兩人剛剛在現場劍拔弩張的氛圍仿若隻是林冉的一場錯覺。

林冉發覺自己與眼前的兩名男人相比,還是道行太淺。

她冇辦法在剛剛的那種情況下,還能做到視而不見。

她一看見陸霆驍,便緊張得連最基本的呼吸都忘了。

所以,走不出來的一直都是自己罷了。

那個曾被她傷害過的男人,早就開啟了新的生活。

唯獨自己,還停留在曾經。

陸瑾淵輕揉林冉的肩頭,笑得十分幸福。

“我女兒心儀手鐲很長時間,囑咐我一定要拍下給她。霆驍,我聽說你與淼淼已育有兩子,那麼一定會明白我作為父親的苦心。”

男人堂而皇之的無視林冉,隻與陸瑾淵一人交談,“明白,但這手鐲並非我要。”

“哦?”

冷夜巡走上前來,倒是看了林冉一眼,“是我要。”

陸瑾淵好像什麼事情都知道,“與家妹有關?”

冷夜巡點點頭,“鐲子是家妹出生時,我送給她的私物。隻有拍下這鐲子,我才能從主辦方手裡得到賣家的資訊。

你們都知道,我們家,已經找她找了二十多年。”

林冉聽聞有些詫異。

她冇想到冷夜巡竟然還有一個妹妹。

而通過他的敘述,這個妹妹似乎走丟了二十多年。

莫名的,她想到三年前丟失的大寶,自然而然地與冷夜巡產生了一種惺惺相惜的感情。

林冉抬眸,輕道:“那你拿去吧。”

冷夜巡看向林冉,又看了看陸霆驍,一度語結,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陸瑾淵卻將林冉越摟越緊,“冉冉這樣說,我也不強人所難。不過我女兒恐怕該失望了,我得好好想想怎麼彌補她。”

男人垂眸看向林冉,想了想,又道,“對了冉冉,我記得上次她說想去馬爾代夫?不如我們抽空帶她去一趟?”

林冉的注意力全都在陸霆驍的身上。

可她卻不敢看陸霆驍的眼睛,視線一度停留在男人緊握林淼淼的手上。

“冉冉?”

林冉抽回神來,這才扭頭看向陸瑾淵,“你安排就好。”

男人心滿意足地點點頭,可林冉卻不淡定了。

她鼓足勇氣看向陸霆驍,仔細打量他此刻的神情,可男人淡漠的眼眸卻讓林冉尋不到一絲蛛絲馬跡。

緊接著,她看見男人忽然轉過頭去,另隻手輕輕將林淼淼鬢角的髮絲撩至耳後,眼神充滿了愛意:

“頭髮長了,是不是有些擋眼睛?”

林淼淼拂了拂劉海,語氣輕柔,“嗯,明天讓卓阿姨帶我去剪。”

卓阿姨也回來了?

真好。

林冉慶幸在陸霆驍遠離他鄉的日子裡,還有林淼淼與卓阿姨的陪伴。

可她此刻的心臟真的好疼好疼。

她倉皇地收回視線,垂下眼瞼,隻得輕歎一聲:“我們走吧。”

陸瑾淵跟眾人打過招呼,隨後摟著林冉緩慢離去。

林冉隻覺得自己的魂魄仿若從身體抽離,整個人猶如行屍走肉般,一腳深一腳淺地跟隨著陸瑾淵離開。

冷夜巡的聲音卻在此刻傳來,“林冉,等一下!”

林冉的嬌軀瞬間僵住,機械地轉過頭來,隨後就聽見冷夜巡繼續道:“如果你女兒實在喜歡這鐲子,我找人一比一複原送給她。”

“不必了。”陸瑾淵迅速替林冉回絕。

“必要!我從來不想虧欠彆人什麼,尤其是你。”這句話,是陸霆驍說的。

林冉心一哆嗦,不知道男人這話,到底是在迴應陸瑾淵,還是在故意說給自己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