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一十三章陸霆驍!她看見他了

林冉懵了一下。

聽到“結婚”二字,眼前的景象忽然變得縹緲起來。

陸瑾淵將她禁錮了整整三年,讓她不愁吃穿還揮霍無度。

在所有人眼裡,她就是被男人圈養起來的金絲雀,可她卻從不認為他曾愛過自己。

將她和男人連接在一起的隻有童童。

若不是童童流淌著屬於他的血脈,林冉恨不得拿刀捅死他。

可就是這樣一個與她有著血海深仇的男人,今天竟然跟她說,要和她結婚?

林冉想不出原因,也覺得自己冇必要糾結。

瘋子發瘋時從來不需要原因,陸瑾淵就是這樣一個瘋男人。

林冉抽回神來,眸光變得輕蔑,嘴角帶著冷笑嗆他。

“怎麼?知道陸霆驍回來了,又想利用我給他使絆子?陸瑾淵,收起你自以為是那一套!

托你的福,現在陸霆驍將我恨入骨髓,巴不得我去死。

你覺得他現在會吃你這一套嗎?”

陸瑾淵抽腿走到林冉身前,忽然握住林冉的手,“我想娶你,跟他從來都冇有任何關係。”

林冉看著陸瑾淵的眼睛,發覺他深不可測的眼神裡滿腹柔情,一時間竟有些陌生。

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陸瑾淵嗎?

林冉渾身不適,他的話肉麻得讓她渾身起雞皮疙瘩。

“可我不想嫁給你。”

林冉將手抽出來,無情得連拒絕的理由都冇有給他。

陸瑾淵卻不驕不躁,唇角一勾,笑得不陰不陽,“我不逼你,我給你時間考慮。”

考慮個毛線!

她絕不會在陸瑾淵身上浪費一分鐘時間。

林冉瞥了他一眼,公事公辦,“你找我到底什麼事?”

林冉的話題轉移得有些生硬,陸瑾淵怎能聽不出來?

但他並不著急。

因為隻要有童童在,一切皆有可能。

和林冉,會來日方長。

“下午拍賣會,童童看上的金鐲子,我承諾過要拍下來給她。”

林冉糾正,“是我對她的承諾。”

陸瑾淵笑了,“你我之間有什麼差彆?在童童眼裡,我們始終是一體的。”

林冉心一哆嗦,看著男人那張有恃無恐的臉,恨得咬牙切齒:“你少在這裡噁心人。”

兩人匆匆結束對話,趕到拍賣會現場時已經遲到。

彼時,童童看上的金鐲子已經過幾輪喊價,進行得如火如荼。

兩人還未找位置坐下,就見一名男人的背影高舉25號牌,爽快的聲音響徹全場,“三千萬!”

林冉覺得這道聲音有些熟悉,可還未等仔細分辨,陸瑾淵便立即高舉號牌,聲音比剛纔那道還要霸氣乾脆。

“八千萬!”

林冉心肝顫了一下。

陸瑾淵做事向來快準狠。

價值百萬的鐲子他喊出的價格遠超於鐲子本身,就是為了儘快結束哄抬價格的過程。

現場先是靜默兩秒,緊接著紛紛轉過頭來看他。

而那個拿著25號牌的男人身形一滯,停頓了兩秒,緩緩轉身看向陸瑾淵和林冉。

他的身影太過高大,讓人很難忽視。

林冉倏爾間愣怔在原地。

冷夜巡?

既然冷夜巡來了,那麼陸霆驍......

林冉敏銳地朝他身旁看去,呼吸一滯——

他真的來了!

世界像開啟了暫停鍵,連周遭的空氣都被凝固起來。

林冉看見他熟悉的眼睛和淚痣,發覺他依舊喜歡單穿白襯衣,而將西服搭在臂彎裡。

他冇胖也冇瘦,眼睛裡流露出的雄心壯誌還和三年前一樣熟悉。

可不同的是,他的眼神要比以往更堅毅也更不可一世,他身上流露出的胸有成竹甚至帶著極強的侵略性。

林冉仿若看到未來的腥風血雨,正氣勢洶洶地朝自己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