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出頭!他為什麼會幫自己呢

與此同時,高貴的庫裡南暢通無阻地行駛在平坦的大道上。

林冉餘光偷偷瞥在男人身上,發覺他單手打方盤的樣子屬實帥氣。

可她卻無福消受,正考慮著要不要跟他解釋林淼淼手鍊的事情,陸霆驍卻率先開口:“下午去哪兒了?”

林冉眸光一詫。

他竟然不過問偷盜一事,隻問她下午去了哪裡?

林冉扭頭看向他,老實巴交地開口,“發傳單去了。”

“發傳單?”後座的冷夜巡顯然詫異,“誰讓你發的傳單?”

“我不認識。是個男人挺著個大肚子,光頭,穿著一身黑西服。”

整個洛香就一名光頭員工,不是市場部老大,又會是誰?

冷夜巡恨鐵不成鋼:“我說林冉,你也太老實了。他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你又不是他部門的人。”

說得簡單,做起來哪兒那麼容易?

她冇有學曆,還是個冇轉正的實習生,誰都有支配她的權利。

林冉抿了抿唇,並未與冷夜巡多言。

畢竟,無論是冷夜巡還是陸霆驍,都是不食肉糜的有錢人,又哪知人間疾苦?

冇過一會兒便到達公司,林冉灰溜溜地回到自己的工位,繼續忍受大家的白眼與輕視。

“號外號外!大Boss去老光頭的辦公室了!氣咻咻的,嚇死個人!”

同事八卦的聲音立刻傳入林冉耳廓,隨後便看見一群人烏央烏央地聚在一起。

“怎麼回事?老光頭犯事兒了?”

“誰知道呢!”

“噓!彆說話!聽!”

老光頭的辦公室與大家的工位就隔了一道走廊,一抬眼便能看到。

隻不過此刻窗簾緊閉,大家隻能凝神屏息,偷聽裡麵的動靜。

林冉對公司的八卦不感興趣,就低垂著腦袋埋頭工作。

可辦公室裡的動作太大,讓林冉想忽略都難。

“誰給你的權利使喚我的人?”

是陸霆驍的聲音!

還夾雜著東西砸落在地的脆響。

“陸......陸爺,我冇碰您的人呀!”

“是你讓林冉去發傳單的?”

“陸爺,我......我不知道林冉是您的人呀。我以為......她就是個實習生......”

“去財務部結算工資,我不想再看見你。”

“陸爺!陸爺饒命啊!我上有老下有小......”

林冉渾身一僵。

陸霆驍這是在為自己出氣?

她覺得不可思議,猛地抬首看向辦公室的方向,卻發現此刻聽八卦的同事正眸光複雜地盯著自己。

呃......

他們,是不是誤會了些什麼?

砰——

辦公室的大門倏爾被某人打開,寒氣緊跟著撲麵而來。

眾人虎軀一震,隻覺後背發涼,一個二個灰頭土臉地立即回到工位,埋著腦袋,誰都不敢抬頭。

氣氛安靜得詭異又滲人,林冉的眸光與陸霆驍交彙在一起。

她小臉一紅,除了尷尬還有費解。

而男人犀利的眸光越過林冉掃向眾人,慍怒的聲音陰寒而來,不羈得有些殘忍。

“日後誰再敢欺負實習生被我發現,你們的下場,隻會比他更慘!”

陸霆驍的氣場陰冷得十分可怕,誰都冇敢吭聲。

可大家都知道,大Boss口中的實習生,特指林冉。

林冉的心情卻怪怪的,她是徹底看不懂眼前的男人了。

林淼淼謊稱她偷竊,這男人毫不過問,卻在這兒就發傳單的事情替她出頭。

陸霆驍,到底是個怎樣的男人呢?

林冉心裡冇有答案,搖搖頭準備繼續工作。

誰料,男人的聲音卻再度傳來:“林冉,跟我上樓。”

空氣裡的八卦分子流動得愈發猛烈,幾名同事暗地裡連連交流眼神,林冉怎會感知不到。

她嚥了口唾沫,木然應道:“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