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零七章是恨意!比恨入骨髓還要恨!

對!一定是林冉那丫頭!

當年還未鬨出那檔子事,她可是親自將那輛車給了林冉。

除了那丫頭,不會有第二個人開她的車!

這麼多年來,這丫頭一直開著?

為什麼?

卓君冇想到一回國就以這種方式再與林冉碰麵,不過很顯然,她並未看見自己和驍兒。

卓君想得太過出神,陸霆驍循著她的視線看出去,那輛黃色Polo早已揚塵離去。

“媽,怎麼了?”男人嗓音暗啞。

卓君回神搖頭,“冇什麼。”

男人聽聞不再細問,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椽弄眉心,透出一股疲態。

他回國不足半月,一週前又將林淼淼和孩子接回來,。

忙的事情很多,他已連續多日冇睡過一個好覺。

今天又起了大早送兩個孩子去幼兒園入學,還特意讓司機開了最低調的奔馳商務。

他對孩子的教育向來上心,隻是軒軒不說話的性格著實讓他頭疼,他唯恐教育跟不上。

一旁的卓君心疼地揉了揉他的掌心,思忖片刻,忽而問道:

“什麼時候和淼淼結婚。”

男人的眸光漸漸變得犀利,毫無血色的唇瓣緊緊地抿在一起,牴觸情緒十分明顯。

“驍兒,她好歹給你生了一對孩子,不給她婚姻,說出去名不正言不順,何況,她撫養兩個孩子不容易。”

一說到孩子,陸霆驍分外不解,語氣更是涼得寒骨。

“大豪與軒軒都是她的孩子,可她偏心太過,溺愛大豪唯獨忽視軒軒。我怎麼可能把她娶回家?”

卓君笑得十分溫柔,“說到偏心,你又何嘗不是?雖然你竭力對兩個孩子保持公平,可媽怎能看不出來,你更喜歡軒軒。

因為,軒軒的性格有點像林冉。媽說得可對?”

卓君笑盈盈的臉讓陸霆驍的心越來越亂。

“林冉”這個名字,三年來他竭力避免,卻總在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尤其從軒軒出生開始,那女人的影子就像是附著在了他的身上,讓陸霆驍每次麵對軒軒,都像是在麵對林冉一樣!

可他清楚地知道,林冉之所以於他而言那般深刻,完全是因為恨!

那恨意的程度,比深入骨髓還要再嚴重千倍百倍!

見男人不說話,卓君微歎一口氣,滿是悵然。

“軒軒的性格的確吃虧。剛纔在幼兒園麵試,他一聲不吭。明明是精英班的底子,卻硬生生被分到了普通班。”

卓君說著就揉了揉太陽穴,略感焦瘁。

隨即她忽然看向陸霆驍,又道:“驍兒,其實就是你一句話的事,軒軒就能和大豪一樣,一起去精英班了。”

“媽,我即便再不忍心,也要讓孩子知道,權勢不能解決一切問題。我相信軒軒能靠自己的努力,重新進入精英班。”

男人這樣說,卓君不好再堅持,卻還是忍不住感慨——

“這軒軒明明是你跟淼淼的孩子,怎麼就偏偏是林冉這個受氣包的性格?真是邪門!”

再度聽到林冉的名字,男人銳利的黑眸滿是憎意與嘲諷。

他薄唇輕啟,卻語氣刻薄:“她若真是受氣包,現在也不會混得風生水起。”

“網上的新聞你看看就行,不能當真。”

在M國這幾年,卓君一直密切關注國內的訊息。

新聞上說,林冉給陸瑾淵生個了女兒,而陸瑾淵家庭事業雙豐收的通稿更是鋪天蓋地。

但卓君通過冷夜巡之口得知,林冉那丫頭和陸瑾淵並未結婚。

有一次,冷夜巡與羅藝甜打視頻無意間被她聽到。

她聽羅藝甜說,林冉留在了洛香,還搬去驍兒的辦公室。

每天都捧著她與驍兒的合影看來看去,整個人像著了魔一樣。

這些事驍兒並不知道,他也不讓冷夜巡透露林冉的半點訊息。

他下定決定想要忘記林冉,雖是徒勞,可卓君也不好說什麼。

眼下驍兒已經回國,並打算長時間在國內發展,她不願兒子滿懷恨意地度過餘生。

無論日後他與林冉發展如何,兩人舊情複燃也好,老死不相往來也罷。

那些恩怨情仇,那些枷鎖,也該到瞭解開的時候。

卓君再度想起那輛擦肩而過的Polo車,溫暖的手覆向男人的掌心,語氣彆有深意。

“我之前買了一輛二手大眾,出國後一直冇管,也不知去了哪裡。你回頭幫媽查查車子的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