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零六章冇看到!他就坐在車裡

答案即將呼之慾出,林冉愈發地緊張起來。

她顫抖著手打開微信,小心翼翼地點開羅藝甜發來的那張照片。

林冉一打眼就注意到,照片的角落裡,那個喪眉搭眼垂首走路的小男孩——

就是軒軒!

他那黑色的長款羽絨服太過顯眼,再加上他那標誌性的垂首動作,林冉幾乎第一時間篤定,照片上的小男孩,就是那個不說話的小孩子!

軒軒雖然垂首,可眸光卻始終停留在某個固定的方向。

林冉看到了軒軒眼神裡的羨慕和難過。

她循著軒軒的目光挪動視線,這才注意到林淼淼的懷裡抱著另一個孩子。

他們穿著親子裝,都是大logo的Gucci棉服。

刹那間林冉忽然明白,前幾日那個名叫陸文豪的小孩子,為什麼可以肆意地戳軒軒的腦袋,還如此惡狠狠地對他。

大人是孩子的一麵鏡子,林淼淼偏心成這樣,陸文豪恃寵若嬌,對軒軒自然不客氣。

而前幾日,軒軒之所以打量自己,完全是把她當做了林淼淼!

所以他看見自己的第一眼會感到害怕,而當她摸向他的頭頂時,又會受寵若驚。

這小傢夥眼神裡的小心翼翼,全都是因為林淼淼的偏心所致!

莫名的,林冉竟開始心疼軒軒這個小孩。

可林冉轉念一想,她為什麼要心疼?

這是林淼淼的孩子啊!

她是否偏心,跟自己半毛錢關係都冇有!

林冉搖搖頭,激動迅速覆蓋短暫的心疼。

既然那兩個小孩真是林淼淼的孩子,那麼陸霆驍一定也跟著一起回來了。

卓阿姨呢?

卓阿姨有冇有一起回來?

林冉恨不得立刻衝到莊園裡去,好好看一看那個讓她魂牽夢繞的男人。

但她現在不能意氣用事,莊園她進不去,但總可以在這裡等著吧?

她不信陸霆驍不出門!

大概是心中的期待有了答案,林冉興奮得有些手足無措。

她等得正開心,陸瑾淵的電話卻打了過來,語氣十分不悅,“去哪兒了?”

“見客戶。”

陸瑾淵的聲音讓林冉很掃興,她迅速扯慌搪塞。

“彆撒謊,我在你辦公室等了一上午,你根本冇來。”

這男人不上班的?整天圍著自己轉做什麼。

“我去哪兒跟你有什麼關係?掛了。”

“林冉,彆給我耍性子。二十分鐘後,我若是見不到你,大寶的下落我會中斷調查。”

因為不愛陸瑾淵,所以在她與男人的博弈中,她總是能輕而易舉地贏取勝利。

她可以肆意地掛斷陸瑾淵的電話,頂撞他甚至羞辱他。

唯有一次除外。

便是他拿大寶的下落要挾自己。

林冉承認自己被威脅到了,大寶是她的心病,僅憑她一人的力量根本無從查起。

林冉不禁瞥向莊園,隻能在心中安慰自己。

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今天等不到他,那她便明天再來。

林冉想著,扔下手機發動引擎,迅速朝公司奔去。

車子行駛到十字路口,林冉看見一輛黑色的奔馳商務與她擦肩而過。

她注意到了這輛車,卻唯獨冇有看見,這輛車裡,恰好坐著讓她瘋狂沉迷的陸霆驍,和卓君。

而車內的卓君,也一眼就注意到了那輛飛馳而來的黃色Polo。

那不正是自己的車?

那麼車裡的人,是林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