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章三年後!睹物思人

三年後。

寒冬。

下了一整晚的鵝毛大雪終於在清晨時分停了下來。

陽光反射到雪麵上,使三麵環窗的開放式廚房的光線愈發明亮。

林冉栗色的髮絲已經長長,柔順似海藻般垂落肩頭,俯首用餐時擋去了她的些許視線。

“什麼時候去瑾香上班?”

陸瑾淵的聲音淡淡的,林冉抬眸看他,隻覺得他雪白的肌膚被窗外的白雪襯得反光。

“我在洛香挺好的。”

三年前,她生下雙胞胎,大寶無故失蹤,隻剩下女兒童童由她和陸瑾淵共同撫養。

兩人並未結婚,在女兒麵前維持著成年人應有的體麵,惺惺作假地扮演著一對夫妻。

可背後,她卻將陸瑾淵恨之入骨。

她不明白他為何執意將自己留在身邊,還一次次地讓自己去瑾香上班。

林冉當然不答應。

洛香有陸霆驍的影子,每次坐在辦公室,都有一種他在自己身邊的感覺。

她以為她對男人的愛會隨著時間推移逐漸變淡。

可這感情卻像一瓶陳年老酒。

時間越長越醇厚,也越深刻。

林冉想他想得要死,午夜夢迴全是他的影子。

所以,她堅定不移地留在洛香,睹物思人,停留在他們擁有共同回憶的地方。

隻是隨著陸霆驍的離開,洛香一直髮展不順,早已冇了往日的光彩。

“除了總裁的位置,瑾香的職位任你挑選。”

陸瑾淵放下刀叉,雙手抱懷看向林冉,眼神帶著居高臨下的矜貴。

“工作對你而言是一句話的事,但於我而言是證明自己能力的東西。洛香是我的信仰,我不會離開。”

陸瑾淵每次用這種語氣對林冉說話,她總能想到陸霆驍。

同樣是雷厲風行的霸道總裁,可陸霆驍卻給足了她尊嚴。

他不會無端給自己升職加薪,每一次獎賞都在適當的範圍之內,讓她充分體驗到了作為一名普通人晉升的自信與快感。

可陸瑾淵的做法卻似乎在有意提醒她,她與女兒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他的施捨與饋贈。

林冉恨透了陸瑾淵總用一副決定生殺大權的態度麵對她。

“怎麼?你真打算一輩子守著舊情人瀕臨破產的公司?”

怒火瞬間竄入頭腔,刀叉被林冉“啪”的一聲拍向桌麵,“洛香變成現在這樣還不都是因為你!”

對峙的兩人異常激烈。

好似有一道火線在彼此的眼神中,閃著劈裡啪啦的火花。

“爹地,媽咪~”

甜美的小奶音伴隨著歡快的腳步聲打斷兩人。

童童穿著粉色的幼兒園製服裙,被灰色毛線褲襪包裹的小短腿不規律的擺動,拿著平板跌跌撞撞地奔向林冉。

“媽咪你看,這個金鐲子好有趣,買給我好不好?!”

林冉將童童抱坐在腿上,視線越過她梳著雙馬尾的頭頂看向螢幕,發覺鐲子的圖片下方是一則拍賣會的通告。

“媽咪,這個鐲子科技感好強喲~這兒有一串可以旋動的按鈕,隻有輸對密碼才能解開鐲子。童童好喜歡呀~”

小丫頭說著,肉嘟嘟的小手迫不及待地將圖片再次湊到林冉眼前。

莫名的,對金銀珠寶從不感興趣的林冉,竟覺得這鐲子很閤眼緣,有一種說不出的親切感。

女兒想要,她也喜歡,便爽快地答應了這個請求。

陸瑾淵瞥了一眼平板,“下週的拍賣會我帶你去。”

林冉還在氣頭上,冇應男人的話。

快速喂女兒吃完早餐,隨後讓傭人泱泱送童童去到幼兒園,自己則開車上班。

林冉本質上是一個念舊的人,即便已賺了些小錢,但她依舊開著卓君當年留給自己的那輛小Polo。

龍灣彆墅距離楚山莊園不遠,林冉每次上班都會刻意繞去莊園門口看上一眼。

她好幾次看見房屋中介帶著人去看房,後來一打聽,中介才說房主想把莊園賣掉,據說要在M國定居。

隻是這莊園,一直無人接手。

雪天路滑,林冉車速較慢。

路過楚山莊園的時候,她看見莊園的側門敞開,有幾名工人在裡麵施工。

隱隱約約中,她忽然瞥見莊園裡停著一輛庫裡南。

林冉心裡“咯噔”一下,一腳刹車猛踩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