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九章分娩!搶走一名孩子

八個月後,錦城醫院。

夜,越來越深,整個世界都被鵝毛大雪籠罩著。

呼嘯的寒風中,孫管家載著偷偷從海島跑出來的林淼淼,將車子停在了醫院停車場的角落裡。

林淼淼戴著一個口罩,頭頂還裹著一層巨厚無比的圍巾,整個人密不透風地被裡三層外三層地被包裹著。

即便是這樣,她那因懷孕而隆起的肚子,依舊清晰可見。

孫管家接了一通電話後,扭頭正要對林淼淼說些什麼,可一打眼就看見女人的孕肚,不禁嘲諷一笑。

“你是真捨得對自己下狠手。為了把戲做得更逼真,竟真去把自己的肚子搞大了。”

林淼淼憤憤地瞪了孫管家一眼。

她能有什麼辦法?要怪就怪當初她在海島剛生活了一個月,可肚子卻一點不顯懷。

陸霆驍的走狗將此事稟告,讓他產生了懷疑。

林淼淼隻好借精生子,和陸霆驍的某個保鏢搞在了一起。

今天她能躲過層層監控,神不知鬼不覺地從海島跑出來,還是那保鏢幫的忙。

這幾日,當她得知了林冉的準確分娩日期,她已吃了好幾天的催生藥。

為的,就是能與林冉在相近的時間段生下孩子。

林淼淼又橫了孫管家一眼,冷道:“說正事!”

“我的人已經進入手術室,距離林冉分娩的時間還有十分鐘。一會兒孩子一出生,他會立刻抱下來。”

林淼淼扣住孫管家的手腕,陰狠的眸光寒光畢現,“我要你親自上去!”

孫管家立即將手抽出來,“你這是想讓我死!”

林淼淼瞠大眸子,佈滿血絲的眼睛格外'陰狠。

“死?孫管家,我已多次為你賣命,哪一次不是在生與死的邊緣徘徊?彆以為我不知道,早在陸霆驍放棄陸氏股份,你便迫不及待地想要踹開我。

既然這是我們的最後一次合作,你當然要親自出馬,我才能信得過。”

“你......”

“若你不去,我相信明天陸瑾淵就會知道你和我之間的勾當。”

孫管家滿是戒備地看向林淼淼,愈發後悔與她合作。

當初他找到林淼淼,完全是陸鈞耀的指令。

陸鈞耀想幫助陸瑾淵扳倒陸霆驍,便讓他通過林淼淼下手。這一招,陸瑾淵是不知道的。

而商界裡的爾虞我詐與勾心鬥角稀疏平常,腹黑的手段一個比一個肮臟,被陸瑾淵知道並冇有什麼。

可棘手就棘手在,陸瑾淵竟然愛上了林冉!

若是被陸瑾淵知道林冉的奶奶,是他和林淼淼聯手做掉的,以陸瑾淵的手段,他的好日子也將到頭了。

他死死地攥緊拳頭,恨不得一拳頭擲到林淼淼的頭上。

但,他忍住了。

他憤怒的眸光狠狠地剜向林淼淼,隨即拉開車門,朝婦產科走去。

半小時後。

隨著一名男嬰的誕生,喬裝成醫生模樣的孫管家,在眾目睽睽之下將那名男嬰抱了出去。

順產的林冉已疼得幾近暈厥,迷迷糊糊之間,她發覺那名醫生的背影分外眼熟。

好像在哪裡見過。

莫名的危機感油然而生,林冉顫抖著手指向醫生,聲音虛弱暗啞:“孩子,我的孩子......你要把我孩子帶去哪裡?”

護士連忙安慰:“送去育兒箱!”

“早產兒纔會送去育兒箱!我的孩子好好的,為何要去育兒箱?你們快,快攔住他!”

林冉強撐著身子想要坐起身來,卻被醫生一把按了回去,“按住她!還有一個孩子冇出來,彆亂動,你這樣孩子會窒息的!”

十分鐘後。

伴隨著女嬰的啼哭聲,強烈的撕扯感襲來,林冉疼得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