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五章希望!陸少故意讓我看見航班訊息

“你們讓我進去!我要見林冉!我要見林冉!”

林冉定睛一看,發現來者竟是羅藝甜。

她立即下車,將羅藝甜拽向自己身後,嗬斥:“對她客氣點!”

為首的保鏢麵露難色,“林小姐,少爺吩咐過,您見任何人都需要向他如實稟報。”

林冉的目光冷徹寒骨“你儘管稟報,人我必須帶進去。”

林冉說著,牽起羅藝甜的手就往裡走,保鏢的手卻橫過來,擋住了兩人的去路。

怒氣在林冉的胸腔滌盪,她抬眸看向保鏢,毫不客氣:“我若是動了胎氣,你負得起這個責嗎?”

話一出口,保鏢果然畏懼,隻能暫時將羅藝甜放進去,隨即立刻轉身去跟陸瑾淵彙報。

林冉將羅藝甜帶去臥室,又從小冰箱裡拿出一瓶水遞給羅藝甜,開門見山,“你為什麼會出現在莊園?”

羅藝甜口乾舌燥地暢飲一口,話說得異常艱難。

“彆提啦!我昨天回家之後看了眼香格裡拉的名單,發現入住名單上竟是陸瑾淵的名字,我馬上給你打電話,可你冇接,我隻能去莊園找你。

然後,我和冷夜巡在莊園待了一整晚。”

林冉想到昨天在墓地,冷夜巡與羅藝甜親昵的表現,又問:“你和冷夜巡在一起了?”

羅藝甜有些心虛,點點頭,“說來也奇怪,我們在一起有段時間了,可我們彼此都不知道對方認識你。”

林冉扯出一絲牽強的笑,並不感到意外。

連她懷了陸瑾淵的孩子這樣詭異的事情都能發生,自己的閨蜜在與冷夜巡談戀愛,又有什麼可感到驚奇的呢?

“冉冉,我今天來就是想告訴你,陸少要去M國了,卓阿姨和冷夜巡也要去。今天晚上就走!”

羅藝甜滿是期待地看向林冉,林冉卻敏銳地瞥見羅藝甜牛仔褲兜裡袒露出的一小節票根,問:“你也要去,對嗎?”

羅藝甜大大方方地將那張機票拿出來,“這是我偷偷給你買的機票。你去我就去,你不去我就不去。”

林冉站在露台,眸光落在樓下那駐紮的保鏢身上,“我去不了。”

羅藝甜有些遺憾,頓了頓,也下定了決心,“那我也不去!”

林冉轉身看著她,“那林淼淼呢?林淼淼也去嗎?”

羅藝甜搖頭,“林淼淼被陸少送去海島養胎了,可能得生完孩子纔過去。”

林冉眼裡劃過一道失落的流光。

曾經傷害過自己的人越來越風光了,她的孩子隻要一生下來,母憑子貴都是小事,若說把江山給她,估計陸霆驍都願意。

而自己與陸霆驍斷絕聯絡,於林淼淼而言,又何嘗不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呢?

一旁的羅藝甜見林冉站在露台毫無說話的**,自己再待下去也冇任何意義,便留下票根,準備離去。

可她人走到門口,又不願林冉就這樣放棄。

她想到那日林冉哭著出現在公寓,上氣不接下氣地對她說——

【甜甜,我很難過,我真的很難過。我有時候甚至會問自己,如果我肚子裡冇有這個孩子,一切是不是都會變得不一樣?】

她明明那麼愛陸霆驍,為什麼不再爭取一下呢?

羅藝甜折返而歸,走到露台站到林冉的眼前迫切啟齒:

“冉冉,陸少昨晚訂機票的時候,我能很明顯地感覺到,他故意讓我看見了航班的訊息。我覺得他是想讓我把你叫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