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四章遺憾!林冉想歸還手鐲

“離婚”二字就像一把尖刀,深深地紮入林冉的胸膛,讓她痛苦得要命。

她的鼻頭開始泛酸,抬眸淚眼模糊地看向卓君,“那我還可以再見到他嗎?”

卓君與林冉對視,複雜的眼神讓人看不透她此刻正在想什麼。

她搖搖頭,“協議離婚不用,法院直接判。”

他們終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林冉忽然間自嘲地笑了,“也好,連最後一麵也省了。”

卓君心裡五味雜陳,不明白林冉話裡的意思。

可她說的這句話卻讓卓君特彆不開心,便下意識地脫口而出,“林冉,你知道昨天驍兒已經決定要......”

向你表白了。

可卓君的話卻戛然而止。

她想到驍兒不分晝夜地佈置現場,想到那晚他因害怕被林冉拒絕,而小心翼翼的神情,心中便萬分心疼。

林冉已經懷了陸瑾淵的孩子,這是不管怎樣都更改不了的事實。

而林冉選擇為陸瑾淵生下這個孩子,就是站在了驍兒的對立麵。

因此,將表白這件事告訴她,又有什麼意義呢?

她頓了頓,話鋒一轉,眼神由遺憾變為堅毅,“冇什麼。林冉,我們之間的交集應該就到此為止了,希望你一切都好。”

卓君說完,蔥蔥玉手從錢夾裡拿出一張粉紅色的鈔票壓在水壺之下,起身離去。

卓君一走,林下思緒萬千。

她驀地站起身來,看向卓君的背影,著急地叫住了她,“卓阿姨!”

卓君回過頭來,臉上的生疏讓人感到一絲陌生。

“還有事嗎?”

林冉圓圓的眸子裡包盈著淚光,讓人看了頓生憐憫之心。

怎麼回事?

她明明有千言萬語想跟卓君說,可話到嘴邊,卻不知道應該先說哪一句。

她想說她愛陸霆驍。

想說她很抱歉懷了這個孩子。

想說她從未想過要算計他、欺騙他,甚至背叛他。

可,她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

“林冉?”

林冉回過神來,摸了摸空空如也的手腕,想到卓君曾送給她的玉鐲子,便道:“阿姨您等一等,我回去把手鐲還給您。”

卓君送給她的手鐲太過珍貴,因此被林冉視若珍寶地收了起來。

現在,那手鐲應該在泱泱帶回來的行李箱裡。

卓君卻搖搖頭,臉上的表情分外淡漠。

“不必了,東西已經送出去,哪有收回來的道理。就像這人生,有些事情一旦發生,等待我們的,隻有審判。”

林冉聽了就想哭。

她知道卓君話裡的意思。

她懷了陸瑾淵的孩子,無論怎樣都冇辦法重新回到陸霆驍身邊了。

卓君看了林冉最後一眼,收回眸光後,下定決心地轉過身去,毅然決然地離開了。

卓君走到門口跟保鏢說了幾句,兩名保鏢很快回到林冉身邊,畢恭畢敬地催促:“林小姐,您該回去了。”

心裡強大的傷痛讓林冉猶如行屍走肉般跟保鏢回到了彆墅。

車子剛剛停穩,林冉就看見一抹分外熟悉的背影被保鏢強勢攔下,可對方卻不知疲倦地依舊硬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