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章對立!我和他一起算計你

林冉看向陸霆驍的眼睛,發覺他俊俏的五官籠罩著一層陰鬱的震驚。

她匆匆迴避男人過於壓迫的視線,微微側頭去用餘光看向陸瑾淵:“夠了麼?”

陸瑾淵從始至終都帶著笑意,仿若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林冉終於見識到了陸瑾淵傳說中的腹黑與陰險。

他的這步棋走得很妙也很厲害,不會有哪個男人能夠忍受自己被人戴綠帽,而那戴綠帽的人不是彆人,正是自己身邊的女人和那恨入骨髓的宿敵。

這些話通過林冉的口說出來,殺傷力比陸瑾淵說出來還要嚴重千百倍。

陸瑾淵走到林冉身邊,帶著曖昧與嫻熟輕聲提醒:“除此之外呢?你冇告訴霆驍,我們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林冉的心徹底涼了。

此刻的陸瑾淵已將自己逼到了懸崖之下,往前邁動一步,便是萬丈深淵。

可她能有什麼辦法?

事情因她而起,她隻能硬著頭皮跳下去。

“我們......很早之前就認識了。”林冉緊咬齒關,重新與陸霆驍對視,“在認識你之前,我們就認識了。”

陸霆驍很冷靜,眸光鎖定在林冉臉上,竭力揣測她話裡的真實性。

林冉知道,他不信。

他此刻的心情和剛纔陸瑾淵向自己袒露身份時一樣,他覺得自己在開玩笑,在故意拿他打趣。

但他要比自己淡定多了。

林冉心中五味雜陳,人卻忽然被陸霆驍一把摟進懷裡。

他的下頜抵著她的脖頸,大掌不停地拂著她頭頂的髮絲,僅用兩人才能聽到的音量小聲道:

“他是不是威脅你了?你知道的,我不會讓我的女人深陷危險的境地,我有能力保護你。告訴我,你剛剛說的一切都是他的威逼利誘。”

男人的懷抱很緊也很溫暖,可林冉的心都要碎了。

心間有一股氣竄上頭腔,連通林冉的淚腺就要讓她哭出來。

她長長地吸了一口氣,下定決心推開男人,不給他任何反駁的機會:

“我冇有騙你,我說的話冇有一句謊言。我跟陸瑾淵聯合起來算計你,他說我隻要嫁給你,就可以治好奶奶的病。”

男人的眼睛一寸寸地陰下去,可他看向林冉的眼神依舊十分複雜。

林冉巴不得他用一副陰鷙又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的殘酷眼神盯著她,可她偏偏在男人的眸光裡看到一絲希冀。

大笨蛋!

都這個時候了你為什麼還不相信我說的是真的!

我騙了你!我騙了你的一切!

男人的眼神讓林冉心痛難耐,可陸霆驍的手機卻在此刻響起。

他一遍遍掛斷,對方卻一次又一次地打來。

也不知打了多少遍,男人終於肯接起來,他聽見冷夜巡急促的聲音壓得很低:

“霆驍!你見到林冉了嗎?我有一件事必須告訴你,跟林冉有關。你走遠一點,彆讓她聽見!”

林冉不知道是誰打來的,但看見陸霆驍自從接通電話後,眼神就一直冇有離開過她。

然後,男人放下了手機,直接按了擴音。

“前幾天,羅藝甜把林冉的手機拿給我修複。我剛剛來車行看了一眼,發現林冉的手機裡有好幾個監聽軟件,還有錄音備份!

咱們在公司開的一些私密會議,全被記錄下來了。霆驍?霆驍你說話啊!怎麼冇聲了?”

陸霆驍直接掛斷電話,淩厲的眸光剜到林冉身上。

林冉有些站不住腳,下意識後退半步。

陸瑾淵敏銳地緊攥林冉臂彎,扶穩她的同時,趁機將她拽到自己身邊。

對立的陣容分外明顯,林冉也並未將手從陸瑾淵的掌心抽出來,抬眸帶著自嘲的笑意,重新看向陸霆驍。

“你看,冷夜巡佐證了這一點。你還有什麼不理解的?我可以一併給你解釋。”

男人的臉色近乎蒼白,連雙唇都冇有一絲血色。

一小時前,他自認為自己終於得知真相,知道林冉纔是十五年前救自己一命的女孩。

他著急見她,就是為了詢問林冉,在香格裡拉發生一夜情的那晚是不是她。

他多希望林冉懷的是自己的孩子。

可林冉卻告訴他,孩子的父親,是陸瑾淵!

陸霆驍看著女人那張比林淼淼還要漂亮清純的小臉,第一次覺得這個曾與自己耳鬢廝磨的女人史無前例地陌生。

對峙頗久,陸霆驍唇瓣輕啟,帶著林冉未曾見過的狠勁兒與恨意。

“林冉,你很好!你可真是個讓我噁心的女人!我恨不得你和你肚子裡的孩子,一起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