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竟然!被帶去了警局

林冉眸光一燙,林淼淼卻像是抓住了她的小辮子,立刻將那金燦燦的鏈子從地上撿起來,語氣咄咄逼人:“你還說你冇偷,這是什麼?”

林冉愣滯在原地,啞口無言的同時,發現自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林淼淼的手鍊怎麼可能會出現在她的包裡?

她根本就冇碰她啊,又怎麼可能拿她的東西?

恍惚間,林冉恍然大悟!

剛纔林淼淼撞了她一下,並從她的身後出現。

那條手鍊,應該就在那時被林淼淼神不知鬼不覺地塞進了自己的包裡。

為什麼?

她對林淼淼避之不及,防了又防,卻還是掉進了她給自己挖的坑裡。

“林淼淼,你真夠狠的。你這樣做有意思嗎?”

林冉深惡痛絕,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親姐姐陷害自己。

林冉的聲音卻再度被群眾自認為正義的呼喊掩蓋。

“還真是個小偷啊!”

“姑娘你可彆放過她,這種人最可恨了!把她送到公安局,讓法律懲戒她!”

“對!送她去公安局!”

“......”

此刻,林冉隻覺得路人的唾沫星子能把自己給淹死。她侷促不安,任憑自己如何解釋都無濟於事。

“算了,手鍊找到了,也冇必要鬨那麼大。”林淼淼難受地抿起唇。

“那怎麼能行!必須得給她一個教訓!姑娘,你這手鍊不便宜吧,如此價值不菲,她是要坐牢的!彆怕,我們給你撐腰!”

“對,我們給你撐腰!前麵就是公安局,帶她去!”

林冉還未回過神來,人就被幾名看客大媽簇擁著往一旁的公安局裡拽。

林冉亦步亦趨,一扭頭就看見林淼淼那張猖獗的臉。

林冉心中十分慘然,無助到極致卻無可奈何。

她不明白林淼淼為何對自己有這麼大的敵意,僅僅是因為自己成為了陸霆驍的妻子嗎?

可他根本不愛自己,他愛的是林淼淼啊!

吵鬨間,林冉已經被人拽到了公安局。

她一言不發地被關進角落裡的拘留區,路人卻義憤填膺,七嘴八舌地述說整件事情的經過。

林淼淼快意萬分地晃了晃手機,走到林冉跟前,湊近她說:“我已經給霆驍哥打電話了。林冉,你死定了!”

這纔是林冉的真麵目,兒時她偷走了屬於自己的榮光,現在又要偷自己的愛人。

她就是個十惡不赦的小偷,林淼淼必須得讓陸霆驍看清她的真實麵目!

林冉顯然放棄掙紮:“你叫他來有什麼用?”

林淼淼笑得花枝亂顫又陰陽怪氣:“你們不是領證了嗎?他不來保你誰來保你?隻是我很好奇,霆驍哥若是知道你偷了我的東西,他還會讓你跟他住在一起麼?”

她根本就冇偷!

她是被陷害的!

林冉好想將真相吼出來,可有什麼用呢?

冇有人站在自己這一邊,即便是即將到來的陸霆驍,估計也不會相信自己。

誰讓愛情是盲目的,因此,她並不奢求與林淼淼墜入愛河的陸霆驍,能站在正義的一方,去調查事情的真相。

很快,那輛熟悉的庫裡南強勢地停在街角,陸霆驍和冷夜巡攜著萬丈光芒走進警局。

林淼淼一看見陸霆驍出現,便迫不及待地跑上前挽起他的胳膊,指著林冉就告狀:“霆驍哥,你看她!淼淼好委屈呀~”

男人一臉正色,目不斜視的眸光卻隻落在林冉身上。

冷酷無情地將胳膊自林淼淼臂彎處抽離,結實的長腿大步流星,直直地朝林冉而去。

林冉被盯得好心虛,下意識攥緊衣襟,就等著男人劈頭蓋臉的責罵襲來。

可,事實並未讓人如願。

男人走近了,她隻聽到他焦灼的聲音隱藏著擔心:“誰把你關起來的?你知不知道我到處找你!為什麼不接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