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七章孩子,是你唯一的親人

已經找不到任何言語來形容林冉此刻的心情。

今天知道的秘密太多,讓她毫無準備,更措手不及。

她的情緒早已在一次又一次的震驚中迴歸平靜,頗有種破罐子破摔的感覺。

陸瑾淵做的這一切,不就是為了扳倒陸霆驍嗎?所以,他現在說什麼,林冉都不覺得意外。

哪怕他忽然告訴自己,他是陰曹地府的閻羅王,是太上老君的關門弟子,她都得相信!

林冉莫名其妙地笑出聲,是自嘲,也是絕望,緊接著她掉下眼淚,鼻頭比吃了芥末還要難受。

陸瑾淵垂眸看向林冉抽泣的肩膀,不管她能否接受,繼續說:

“當我在醫院看見你的第一刻,我就被你身上的氣質吸引了。但僅僅是出於好感,遠達不到喜歡的程度。

但在我開始著手調查你的時候,我發現你父母使計讓你去陪楊總。我見過楊總,一個嗜賭成性的胖子。

那一刻我竟然莫名的開始心疼你,既然那一晚你必須丟棄貞操,那要你的人,為什麼不能是我?

至少,在你完成任務之後,我可以給你下半生的安穩作為回報。可楊總卻什麼也給不了你。”

他的聲音很淡,語氣也柔,可林冉卻隻覺得噁心。

他是怎麼說出那句“既然你必須丟棄貞操,要你的人為什麼不能是我”的?

他空有一副好容顏,可跟那楊總有什麼區彆?

甚至,陸瑾淵比楊總要更斯文敗類,也更道貌岸然。

林冉抹了一把淚,扶著牆壁站起身,與男人對視並強迫自己振作起來:“你說我肚子裡的孩子是你的,證據。”

“林冉你很聰明,你手裡握有那晚我睡你的證據,不是嗎?”

陸瑾淵一提醒,林冉忽然想起羅藝甜剛剛發給自己的名單。

她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機,整個人又著急又迫切,手指哆嗦著差點將手機摔翻在地。

4月27日!

一夜情那晚的日期,是4月27日!

林冉著急忙慌地找到相應的日期,順著日期找到1205房的開房資訊。

入住人:陸瑾淵!

刹那間,周遭的光景變得極其不真切,隻有“陸瑾淵”這三個字在灼燒著林冉的眼睛。

她怎樣也冇辦法相信,她肚子裡孩子的父親,竟然會是陸瑾淵!

林冉舉著手機,情緒變得激動起來:“陸瑾淵,你怎麼知道我手裡會有這份名單?你早就知道我去調查了對嗎?所以你完全有時間去更改資訊!”

陸瑾淵神通廣大,篡改香格裡拉的顧客入住資訊,是再簡單不過的一件事。

“你可以選擇不相信。把孩子生下來,做親子鑒定。”

林冉氣得咬牙切齒:“要我生下這個孩子,休想!我不可能讓你成為他的父親,我會立即打掉他!”

林冉說著憤然離去,她氣急敗壞地打開門,陸瑾淵的聲音即刻傳來,“林冉,你有嚴重的盆腔炎。你想打掉我的孩子,除非你想死在手術檯上!”

彼時,一直情緒穩定的陸瑾淵終於動怒了。

林冉止住腳步,轉過身來一字一頓:“我就算是死,也絕不會為你生下這個孩子!”

陸瑾淵淡淡地笑了,“所以,你還是默認了孩子是我的,對麼?”

林冉垂在兩邊的手死死攥成拳,不長的指甲深陷肉裡,她卻根本感受不到疼痛。

“劉夕已經去世了,那個孩子,現在是你唯一的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