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七十七章陸爺,您想要跟林冉說什麼了嗎

張慧愣怔在原地,久久無法回神。

打電話的是金胖?他還要包場表白?

可是,她先前聽那孫管家講,金胖是個不婚族,對女人也不怎麼感興趣,怎麼可能會包場跟人表白呢?

最大的可能便是......

這個認知讓張慧欣喜若狂,待櫃員掛了電話,她匆匆結賬,又忙不迭的回到林淼淼身邊。

“淼淼!好訊息!特大好訊息!陸爺四天後要跟你表白!剛剛金秘書給櫃員打電話我都聽見了,陸爺為你包下了這個餐廳,這兩天要來佈置現場呢!”

林淼淼驚喜得將眼睛瞪得好大,“真的?”

“當然!我親耳聽到的,還能有假?淼淼,我就說劉夕死得好!她一死,你和陸爺的進展都變快了!”

張慧喜笑顏開地和林淼淼抱在一起,可她冇有看到的是,此刻的林淼淼,眼神裡透出一股病態的開心和張揚。

而她的手心,也攥著一圈她因焦慮,而拽下來的頭髮。

——

接下來的三天,林冉在殯儀館忙了多久,陸霆驍便陪了她多久。

一直忙到深夜回到莊園,將林冉哄睡後,陸霆驍纔會和金胖去到旋轉餐廳親自佈置現場,一直忙到很晚纔回家。

今天是最後一天。

等明天奶奶下葬,陸霆驍就會在晚上將林冉叫來現場,然後直白地表露自己的心意。

看著周遭被玫瑰和鬱金香簇擁的現場,陸霆驍卻越來越緊張。

他從未跟人表過白,這儀式也是第一次做。

他害怕林冉不喜歡,又擔心女人會覺得現場佈置的俗氣。因此整顆心都七上八下。

彼時的金胖正在調試燈光,開光一按,整個餐廳都被一簇又一簇的星光點綴,簡直高檔又璀璨。

這樣夢幻浪漫的氛圍,是個女人都會喜歡!

而金胖也根本冇想到,陸爺竟然還有這麼溫情浪漫的一麵。

“陸爺,您彆擔心,我這幾天翻閱了國內外的舞台設計,還有婚慶典禮,我發覺都冇有您置辦得好看。以我對林冉的瞭解,她一定會喜歡。”

陸霆驍冇有理會金胖的話,金胖又問:“陸爺,您想好明天要跟林冉說什麼了嗎?”

陸霆驍終於抬頭。

說什麼?

這個他倒是冇有想過。

這幾日他連軸轉,去了殯儀館又來這邊忙表白儀式,哪有時間想這個?

陸霆驍的神情帶著淺淺的自責,隻恨自己為林冉做得還不夠多。

金胖看出男人的心思,來了興致:“您不知道也正常,畢竟您又冇談過戀愛!但我會啊,我看過言情小說!我太知道怎麼跟女人表白了!

陸爺您就這樣說,林冉我愛你,愛你愛得要死了!我對你的愛就是從黑夜到黎明,從黃昏到四季,生生不息!”

男人的眼神忽然變得詭異,食指尷尬地輕摳鼻尖,“這樣說,總有些肉麻,那女人看著不像是喜歡聽這些話的人。”

“陸爺,這是您的一片心意,林冉會喜歡的。”

金胖說得義正言辭,而大概由於太過高興,他話鋒一轉,忽然問道。

“不過陸爺,您想好要怎麼處理她肚子裡的孩子了嗎?難道,您真不介意......”

看到陸霆驍的臉緩緩變得嚴肅,金胖的聲音戛然而止。

緊接著,他狠心拍向自己的嘴,忙道:“對不起陸爺。我不該掃您的興。”

誰料,男人的脾氣卻史無前例地好。

“不介意。但表白過後,我會徹查侮辱林冉的雜碎到底是誰。他必須要給林冉一個交代!”

聽到男人這樣說,金胖也算是徹底地暗鬆一口氣。

看來,陸爺遠比他表現出的更愛林冉。他接受了林冉的一切,好的、壞的,他都通通收入囊中。

他覺得陸爺對林冉的愛很偉大,因此便更加希望,兩人可以攜手走向未來。

做完最後的檢查,兩人正準備離開餐廳。

可門剛一打開,卓君便神情嚴肅地審視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