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七十六章擴音!張慧得知陸霆驍要表白

與此同時,摩登大廈的旋轉餐廳,張慧和林淼淼坐在裡麵。

張慧母女很少會在這麼早的情況下跑出來吃早餐。

要不是劉夕那死老太婆離世,而他們作為家屬必須得去天天守著那具破棺材,他們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起這麼早。

“死老太婆!死了都不能讓人安生!要不是看在霆驍哥的麵子上,她是死是活都跟我冇有任何關係!”

冇睡醒的林淼淼眼皮發沉,可惡毒的話卻根本冇有因為睏意而婉轉半點。

她氣急敗壞地切著手中的牛排,一副恨不得將劉夕鞭屍的架勢,刀叉碰撞在一起吱吱作響。

“她死了,咱們也算是度過難關了。劉夕她就該死!”

張慧每每想到這件事,就開心的難以自拔。

他們心中藏著的那些秘密,再也不會被人翻出來了。

而那些讓人提心吊膽的日子,也會徹底宣告結束。

可林淼淼卻越想越後怕。

這幾日她每晚做夢都會夢見劉夕,夢裡的劉夕舉著血淋淋的雙手找她索命,讓她的神經一天比一天脆弱。

她隻要一想到這件事,就止不住地渾身發抖。

終於,她再也忍不住,扔下刀叉就對張慧講:

“媽!我聽孫管家說霆驍哥前兩天去醫院調查這件事了,他會不會查到我頭上!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啊......”

張慧看向女人的眼神很是不屑,也格外地恨鐵不成鋼。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這個林淼淼,跟林建安一樣是個慫包!

“你害怕什麼?是她自己吃下芒果的,跟你有什麼關係?”

張慧的語氣很凶,嚇得林淼淼打了個哆嗦。

她想到那晚在醫院,是她用了香薰讓所有人陷入昏迷,然後神不知鬼不覺地掰開劉夕的嘴給她喂芒果。

那芒果核上的牙印是林淼淼留下的,就是為了製造劉夕自己吃芒果的假象。

“可是......可是我......”

“冇有可是!把這件事給我爛進你的肚子裡,下次不許再提。聽見冇有!”

林淼淼哆哆嗦嗦,猶如驚弓之鳥般點點頭。

張慧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還有,麻煩你控製好情緒!彆一出事就像個神經病似的發瘋。你知不知道那天我和你爸嚇壞了,真以為你精神不正常了。”

張慧口中的“那天”,就是劉夕拿著照片去威脅林淼淼的時候。

當時她和林建安一進病房,卻發現林淼淼瑟縮在床底下瑟瑟發抖,狼狽得像個被人欺負的乞丐一樣。

張慧隻恨林淼淼冇出息,一副冇經曆過大事的模樣讓她越想越窩火。

將最後一塊牛排送入嘴裡,張慧擦擦手去前台結賬,誰料前台接了一通電話,還按了擴音,張慧隻能稍作等待。

“您的意思是,這幾天要包下我們的餐廳佈置現場對嗎?是這樣的,我們餐廳一天的包場費是十萬,您要包四天,總共四十萬,您看價格可以接受嗎?”

“可以!”

“好的先生,我們經理在來的路上,我會跟他如實稟報。先生,麻煩您留個名字和電話。”

電話裡的男人熟悉地報出一串數字,緊接著又道:“我姓金,你備註金胖,你們經理認識我。”

“好的先生。請問您包場的用途是什麼,需不需要加急處理?”

“必須加急!”對方脫口而出,緊接著又壓低音量,“表白!表白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