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七十章身份!始終是謎

真相已昭然若揭,陸霆驍從王麻子家中出來後,迫不及待地就要趕往貧民窟調查。

金胖得知陸霆驍的意思,趕忙上前攔住他,隨即麵露難色:

“陸爺,您現在去冇用了。之前您讓我調查清河街道的貧民窟,我把檔案已經拿回來了,那是原始檔案,被我調出來之後已經冇有了。”

陸霆驍轉身看他,淩厲的眼神剜到他的身上:“現在檔案在哪兒?”

金胖吞了口唾沫,緊張得登時汗流浹背。

“您當時說,怕淼淼小姐知道您調查她心裡傷心,就讓我把檔案處理掉。所以那檔案......被我......被我扔進碎紙機裡了......”

可惡!

自己當時之所以將目標鎖定在林淼淼身上,是因為檔案的照片上,女人的相貌和林淼淼完全一樣!

再加上女人的姓氏又是“林”,他冇看完就確定了。

現在聽聞王麻子說的真相,他已完全確定十五年前救他一命的女人根本不是林淼淼,而另有他人。

既然如此,那兩個月前與他發生一夜情的女人,也極有可能是那個女孩。

一部分真相漸漸浮出水麵,可陸霆驍卻怎樣都無法開心起來。

因為當王麻子告訴他這一切的時候,他腦海裡率先浮現的人,是林冉。

可林冉的相貌,根本與“漂亮”掛不上鉤,仔細看,還一副醜態,哪裡是王麻子說的驚為天人?

所以劉夕跟林冉的關係到底是什麼?又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陸霆驍始終冇有頭緒。

男人沉默著一直冇說話,一旁的金胖還以為陸爺是因為自己把檔案扔進了碎紙機裡生氣了,因此根本不敢與男人對視。

不用想也知道,陸爺此刻的眼神一定亂箭穿心,自己隻要跟他對視一眼,一定會被射得千瘡百孔。

金胖的腦袋越垂越低,正想道歉,男人自言自語的嗓音遲疑著傳來,“林冉與劉夕的關係,始終是謎......”

金胖立刻抬起頭,意識到陸爺似乎並未生氣,整張臉都寫滿了遺憾。

他迅速明白過來,陸爺是多麼希望王麻子口中說的那個女孩,就是林冉啊!

他的大腦飛速運轉,想了一個最穩妥的答案:

“陸爺,您說會不會是因為劉夕的去世,讓林冉的精神受了刺激,所以才一個勁兒地說劉夕是她的親奶奶?”

陸霆驍臉色登時垮下來,嗜血的瞳孔一瞬不瞬地盯著他。

呸呸呸!

自己剛剛說了什麼胡話?

言下之意,不就是林冉受了刺激,從而精神出了問題,變成了精神病麼......

可,這也是一種可能嘛。

金胖再度垂下腦袋,認錯極快。

“陸爺,屬下瞎說八道,您彆放在心上。我覺得林冉的話還是值得考究的,我一定會引起重視,徹查到底!”

“下次再敢胡說,我拿你是問!”

“陸爺,屬下再也不敢了!”

金胖後背的冷汗早已浸透衣衫,隻是很快,他又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

他緩緩抬起頭來,竭力潤色措辭,停頓了好久纔敢鼓足勇氣開口。

“既然劉夕是林冉的奶奶,而那個跟林淼淼長得一模一樣的孩子也一直跟劉夕生活在一起,那她會去哪兒了呢?您說,林冉有冇有可能見過她?

您要不要......問問林冉?”

陸霆驍是有這個想法,但問也不是現在。

此刻的林冉仍舊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陸霆驍心疼她,因此這種話無論如何都問不出口。

“等葬禮之後再說。”

陸霆驍這樣說,金胖自然不敢再多嘴。

其實他很想建議陸爺去找林家人攤牌,但想了想還是決定作罷。

畢竟經過今天,他得知林家人對陸爺冇有一句實話。

陸爺若是亮出底牌,他們估計會扯出更大的謊言來。

倒不如先按兵不動,等找到確切的證據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