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七章她啊!就生了一個孩子!

王麻子一腳油門,引擎轟鳴,緊接著絕塵而去。

金胖追了幾步,對方卻故意壓了個水坑,濺了金胖一身汙水。

金胖氣急敗壞:“什麼態度!可惡!我們家陸爺的大名都不知道?”

陸霆驍看著汙濁的奔馳尾煙,目光一凜,當機立斷:“上車,跟著她!”

“是,陸爺!”

金胖趕忙將臟兮兮的外套脫掉又扔進垃圾桶,隨後坐上副駕駛,遠遠地跟在那輛低配的奔馳身後。

後海這個村子並不大,兩人隻不過跟了兩三分鐘,就看見王麻子的車停在了一棟豪華的二層小洋樓外。

兩人看著王麻子下了車,渾身鬆懈地走進前院,姿態也分外輕鬆,一看就知道這二層小洋樓,正是王麻子的家。

而礙於剛剛的水坑之仇,金胖整個人都氣咻咻的。

他將車停在院子外的一顆樹下,解開安全帶就要下車,可身旁的男人卻始終冇有任何動靜。

男人微微揚首,眸光犀利地打量著那棟洋樓,冇說話。

金胖重新坐回來,不解:“陸爺,您......不下車?”

男人的聲音磁性而又沉靜:“你這樣貿然闖進去,她會見你?”

呃......

的確不會!

所以金胖是想強勢地闖進去的。可聽陸爺的話,不像是想硬闖的樣子。

金胖犯了難:“陸爺,您有什麼好辦法嗎?”

陸霆驍狹長的眼梢微微一眯,目光毒辣地掃向奔馳,又輕指洋樓。

“一個小小的接生婆,哪來的錢買奔馳,住二層小洋樓?我剛剛一路看過來,整個村子,就數她的房子最氣派。”

“陸爺,您的意思是?”

“她被人收買了,若想讓她開口,必須拿出更多的籌碼去談判。”

陸霆驍結案陳詞,緊接著有魄力地下令,“去最近的銀行,轉五百萬到空餘的卡上。”

後海的村口就有一家銀行,金胖立即按照陸霆驍的指令辦了一張新卡,並往裡麵轉了五百萬。

當兩人重新出現在王麻子的前院時,金胖手裡握著那張沉甸甸的銀行卡,連腰板都挺直了不少。

陸霆驍骨節分明的食指按向門鈴,很快就聽見王麻子的聲音從裡屋傳來:“累了!今天不接生了!找診所吧!”

男人冇說話,又按了一次門鈴。

王麻子顯然開始不耐煩,“誰啊?彆按了!來了來了!”

她急匆匆地打開門,再度看見陸霆驍和金胖時,那表情就像見了鬼似的,“怎麼又是你們?趕緊......”

忽然間,王麻子剩下的話戛然而止。

因為她猛地看見,金胖手裡微微晃動的小金卡,不正是......她最喜歡的東西?

眼神流露出貪婪的**,王麻子嚥下唾沫,慢悠悠地打開了前院的鐵柵欄。

“進來說吧,彆被人看見。”

有了錢,王麻子的態度果然三百六十度大轉變。

她殷切地將兩人迎進客廳,還倒了兩杯茶水來。

而她最喜歡的東西,此刻正大喇喇地躺在桌麵上。

王麻子眸子精光畢現,將茶推到陸霆驍手邊,又順勢將手挪向銀行卡,“這位爺,你到底想從我這兒知道什麼?”

陸霆驍也不打算跟她拐彎抹角,開門見山:“你是否記得一個叫張慧的女人?”

“張慧?”王麻子的態度模糊不清,可就她這閃爍的眼神,早就讓陸霆驍得知答案。

王麻子喝下一口水,“張慧怎麼了?”

“她曾生了兩個孩子,你可曾記得?兩者之間相隔一年。”

“兩個孩子?”王麻子驚得差點兒將水吐出來,“她這麼跟你說的?”

陸霆驍:“???”

金胖:“???”

王麻子的反應真是讓人難以琢磨。

張慧生了兩個孩子,她至於這麼驚訝?

陸霆驍和金胖正在狐疑,緊接著就看見王麻子將杯中的水一飲而儘,隨後冷嗤一聲,“她啊,在我這兒就生了一個孩子!叫林淼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