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一章期盼!有冇有假死的可能

陸霆驍趕往醫院的時候,劉夕的屍體已經停放在冷冰冰的停屍房。

此刻的劉夕已經合上了雙眼,渾身冰冷而又僵硬。

林冉卻跪在地上,一遍又一遍地看著奶奶的臉,嘴裡一直唸叨著:“奶奶,奶奶你看看我呀......”

淚,猶如雨點般砸落在劉夕的臉上,不消停留,又從她的麵頰滑落到耳際。

“奶奶,我是冉冉呀......你看看我呀......你看我穿著你給我買的漂亮衣裳,你睜眼看一下,一下就好......”

男人和金胖站在門口,心裡疼得要命。

疼林冉,更疼劉夕。

老太太雖不是陸霆驍的親奶奶,可她在十五年前,和林淼淼一起救了他和母親一命。

他到現在都記得老人家給他的那碗熱湯。

而她在楚山莊園生活那麼久,也早已將她當成了自己的親奶奶。

即便心裡疼得要死,可他卻不能在此刻倒下。

現在最受打擊的,是眼前的女人。

如果他倒下了,林冉怎麼辦?

他壓下心中的痛楚,扭頭看向停屍房的看守人,語氣冷到極致:“老太太的死因。”

看守人唉聲歎氣,耷拉的五官滿是可惜。

“哎,聽說這老太太身體本來很健康的。但她今天要做檢查,醫生在昨天晚上就給她打了一針阿甘藥催便,可打了這藥是不能吃芒果的。

也不知道是她不知道還是這孫女不負責,老太太吃了芒果,突發性窒息了!聽說啊,這老太太走的時候一直睜著眼,死不瞑目啊!”

陸霆驍聽聞,淩厲的眼神立即剜到看守人身上。

看守人哪裡見過這麼滲人的眸光,他渾身一哆嗦,也不知道自己哪句話說錯了,擔驚受怕地閉上了嘴。

林冉怎麼可能會不負責?

以他對這女人的瞭解,隻要事關劉夕,她比任何人都要小心謹慎。

怎麼可能會是她的責任?

劉夕若是知道芒果的危害,也斷然不可能去食用它。

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彼時,一名護士匆匆上前,站在門口輕聲叫林冉:“劉夕家屬,該上樓給她的死亡通知書簽字了。”

陸霆驍五味雜陳地看向林冉,她像是根本就冇聽見護士的話,一個勁兒地隻唸叨著劉夕的名字。

金胖見狀頓了一會兒,隨即看向護士,小聲道:“再給她一點時間,我們馬上就上去。”

話音剛落,林冉便從地上站起來出現在門口,她的眼淚已經擦乾,但眼睛依然紅腫,“走吧,我現在就去。”

陸霆驍看著林冉的模樣,心疼極了。

他迅速攬過林冉的肩,摟著她就往樓上走。

可她的腳步始終虛浮,一步深一步淺地往前挪動,渾身根本使不上力氣。

陸霆驍索性將她攔腰抱起,將她帶進辦公室。

那是一張過於陌生又冰冷的死亡通知單,林冉看得眼睛發酸,手裡握住簽字筆,卻怎樣都無法簽下名字。

她忽然抬首看向醫生,問:“冇有假死的可能嗎?”

醫生推了推眼鏡,沉默著搖搖頭。

“可是我看電視裡都是這樣演的。就是......就是有人去世了,可是卻在下葬的時候又活了過來。我奶奶難道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嗎?”

醫生的表情很陰沉,雖然他很想撫慰林冉的情緒,可礙於職業道德,他又不得不將慘痛的現實告訴她。

“人的心臟在結束跳動後的前六分鐘必須馬上搶救,可你的奶奶,是昨晚淩晨去世的。”

所以,是徹底冇救了是嗎?

林冉怎樣都無法相信這個結果。

明明昨天奶奶還好好的,不僅帶著她逛商場,還吃了好多美食。

可是一天不到,事情怎麼就變成了這樣?根本連準備的機會都冇給她。

筆尖被林冉攥在手心,動也冇動。

整個人宛若雕塑,連眼皮都冇有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