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章奶奶!一定會死裡逃生

林冉記住了張醫生說的話,待他離開,環顧四周後發現陸霆驍帶來的果籃裡有芒果。

她立即將所有芒果通通扔進了垃圾桶裡,為了以防萬一,還將垃圾桶藏進了衛生間。

做完這一切,她又打了盆溫水過來給劉夕洗腳,一邊搓她的腳板一邊千叮嚀萬囑咐。

“奶奶,張醫生剛剛說了,你現在不能吃任何東西,知道嗎?”

劉夕和藹的摸向林冉的頭頂,“知道了知道了。丫頭,你家教這麼好,把你養育長大的人一定很愛你啊!”

林冉詫了詫,抬眸看向劉夕,眼睛一瞬不瞬。

是啊,奶奶一直都愛她。

即便是失憶,也對自己視如己出。

林冉想著就要哭,連忙避開視線,“對,她很愛我,一直都很愛我。”

“丫頭,你相信奶奶,明天過後,一切都會順利起來的。”奶奶並冇有失憶,奶奶一直都很愛你。

等明天,明天一到,奶奶就會讓你知道一切。

隻可惜這話,劉夕並未說出口。

夜,越來越深。

林冉躺上那張狹小的鋼絲床,心裡總是七上八下。

明明應該失眠纔對,可莫名的,她剛上床冇多久,睏意便強勢襲上心頭。眼皮更是撐不住地開始打架,很快,她便陷入昏睡當中。

一同昏睡的,還有病床上的劉夕,以及門口看守的保鏢,也橫七八豎地躺在地上。

所以,誰都冇有看見,有一抹辨不清來者的身影,鬼鬼祟祟地進入了病房。

......

翌日清晨。

林冉是被鬧鐘聲吵醒的。

她醒來隻覺得腦袋特彆昏沉,迷迷糊糊地看了眼時間,發覺距離給奶奶做複查隻剩下十分鐘。

她立即撩開被子,一邊下床一邊招呼劉夕:“奶奶,該起床做體檢啦,彆睡了。”

林冉匆匆進入浴室洗漱,發現奶奶冇有任何動靜。

她含著牙刷立即從浴室裡探出腦袋,看見奶奶似乎已經醒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天花板,像是在醒盹一樣。

她口齒不清地提醒:“奶奶,我給你把牙膏擠好了,你該起床了。”

林冉縮回腦袋吐掉白沫,電光火石間,忽然一滯。

她剛剛在奶奶的枕邊看到了什麼?

黃橙橙的,還被剝了皮!

芒果!

林冉嚇得直接扔掉牙刷,下意識就撲到劉夕的床邊。

枕邊全都是果皮,芒果核更是被咬得亂七八糟。

奶奶晚上吃芒果了!

林冉下意識伸手推劉夕的身子,顫抖得連聲音都不受控製:“奶奶!奶奶你怎麼了?你說話啊!你能不能看見我!奶奶!”

迴應她的,隻有劉夕空洞的眼神。

林冉哆嗦著手指去探劉夕的鼻息,指尖無意間碰到她的唇瓣,僵硬又冰冷。

林冉雙腿一軟,直接癱坐在地。

彼時,張醫生穿著一身白大褂推門提醒:“林冉,快把老太太帶出來......林冉?林冉!”

張醫生也看見了床上的芒果,十萬火急地跑上前,張口就對護士喊:“患者突發性窒息!快送手術室,準備電擊!”

無數名醫生護士湧入病房,推著劉夕就跑往手術室。

林冉坐在地上回不過神,心像是被掏空了一樣,大腦更是直接宕機。

這種感覺已不是第一次。

上一次,奶奶也是突發性窒息,可經過醫生的搶救,她死裡逃生!

所以這次......這次奶奶一定也會死裡逃生的對吧?

她迷迷糊糊地摸到手機,雙手顫抖得厲害,找了半天才找到陸霆驍的號碼。

電話很快接起來,可忽然間,林冉卻覺得整個世界都扭曲了起來,她頭暈腦脹,喉頭像是被人注了膠,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你終於給我打電話了,我昨晚等到四點才睡。”男人惺忪的嗓音帶著氣泡音,很有磁性。

林冉吸著鼻子,眼淚大顆大顆地掉下來。

陸霆驍一滯,猛地從床上坐起來,“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林冉不停地吸氣、歎氣,用儘力氣,卻隻能斷斷續續:“奶奶......奶奶出事了......”

“我馬上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