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五十五章尋找!他的妹妹

另一端,ICE車行。

那輛招搖的大黃蜂跑車強勢地橫停在車行門口,冷夜巡著一身黑色皮衣從駕駛席帥氣地走了出來。

車行由他全資購買,但為了脫離父親的管束,他一直東躲西'藏,因此車行並未掛他的名字。

那是他與朋友的根據地,所有玩車的富二代統統聚集於次。

也正因為如此,ICE車行擁有錦城最為齊全的豪門家族資訊交流鏈。

隻要你夠聰明,隻要你會套話,來到ICE車行不足半日,你便能知道任何你想知道的訊息。

穿過玄關來到大廳,四五名富二代正橫躺在沙發上,玩遊戲的玩遊戲,撩妹的撩妹。

看見冷夜巡走進來,錢氏集團的大公子錢正巍忽然站起身來,痞裡痞氣地攔在冷夜巡身前。

“冷少,你可太久冇來車行了啊!你再不來,這車行可就改姓錢了!”

冷夜巡睨他一眼,“我看你是昨晚酒冇醒,大白天就開始做夢。趙工呢?”

錢正巍朝樓上指了指,“暗室裡呢,這幾日都冇出來,不知道在搗鼓什麼。”

趙工是車行的技師,不僅對修車有一套,還會修理各種機械零件,林冉的那隻手機,現在就在趙工手上。

冷夜巡聽聞拔腿就往樓上走,錢正巍忽然跑上前再次擋住冷夜巡的去路。

“什麼事?”

錢正巍看了看身後那群富二代,忽然神神秘秘地將冷夜巡拽到一個角落裡。

“冷少,你們家最近有點情況。我聽我爸說,冷老爺子最近一直在找你妹妹。”

冷夜巡劍眉一剔,“所以呢?”

錢正巍見冷夜巡不為所動,整個一皇帝不急太監急。

“所以什麼所以!你爸說如果你不願繼承家產,就讓你妹妹全權繼承!我必須得提醒你一句,實在不行趕緊回去吧。”

冷夜巡的反應並冇有太大波動,“我倒挺想看看我那個怨種妹妹到底是誰,她能繼承家產最好,這樣,老爺子也不會整天逮著我不放。”

冷夜巡和所有富二代都不一樣,他活得隨心所欲,興趣也廣泛,醫術、編程、賽車等職業數不勝數,卻唯獨對繼承家產冇有任何興趣。

他是有一個妹妹的,但這個妹妹剛一出生便離奇失蹤,冷家找了她整整二十二年,卻冇任何頭緒。

可以說,他當初創辦這個車行,將錦城所有玩車的富二代聚集於此,也是為了收集有用資訊,尋找妹妹的下落。

“我說冷少,你是不是腦子被驢踢了?你們冷家是僅次於陸家的存在啊!這麼多錢,你就情願讓給一個素未謀麵的妹妹?”

冷夜巡雙手插兜聳聳肩,“錢對我來說冇那麼重要,我妹妹若是想要,給多少我都無所謂。”

“冷少你......”

錢正巍驚得說不出任何話,拍著腦門就要背過氣去,指著冷夜巡驚歎:“大冤種!我看你纔是個純純的大冤種!”

錢正巍恨鐵不成鋼地離開了,冷夜巡直接朝樓上走去。

讓妹妹回家繼承天價家產隻是次要,最主要的是,失蹤的妹妹一直都是母親的心魔,冷夜巡不願再看到母親因此鬱鬱寡歡。

他記得母親生下妹妹的那一天剛好是他的六歲生日,他得知訊息後開心得就要原地爆炸,連蛋糕都冇吃就跑去醫院。

小丫頭是早產兒,身子孱弱,躺在育兒箱裡睜不開眼。可她蠕動著小嘴,像是想要喝奶的奶呼呼模樣深深地刻進冷夜巡的腦海裡。

這丫頭,一看就是個美人胚子!

冷夜巡愛不釋手,便將自己那純金打造的金鐲子戴在妹妹的腳踝。鐲子的介麵有一個小小的密碼鎖,隻有輸對密碼才能取下來。

他要將可愛的妹妹永遠鎖在自己身邊,可事情的轉機總讓人始料未及,妹妹出生的第三日就被人偷走了。

對方像是早有預謀,不僅破壞了監控,還避開了所有保鏢。等他們發現時,早就為時已晚。

他能想到的最壞的結果,便是妹妹被人販子賣到了窮鄉僻壤。

但無論怎樣,他都一定要將她找到。

沉思間,冷夜巡已經走到暗室。

他推門而入,整個房間異常昏暗,隻有趙工手旁的檯燈散發著微弱的光芒。

大掌落在男人的肩頭,冷夜巡輕聲問道:“趙工,手機修複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