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五十三章感覺,怪怪的

中午,陸氏集團。

林冉早晨孕吐得厲害,再加上後腦勺的大包讓她渾身不適,於是一直休息到中午纔去公司。

剛坐下冇多久,蘇月便拿了一份檔案走進來,語氣歡快:

“林姐,我剛剛從財務部得到準確訊息,瑾香的市值縮水了百分之三十,有一半的廠商都與我們公司達成了合作意向。”

才縮水百分之三十?

這不在林冉的預計之內,她認為怎麼著也得縮水一半纔對。

看來,她還是低估了陸瑾淵公司的抗壓能力。

但也無礙,隻要能對瑾香造成一定壓力,那照片,也就不白髮。

蘇月彙報完畢剛離開,陸霆驍就進來了。

他冇敲門,林冉望向突然出現的男人微微一愣,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昨天得知林淼淼懷孕,因此一看見陸霆驍心裡就堵得慌。

男人卻揹著一隻手上前,似乎並未受到任何影響,臉上也冇有多餘的表情,隻道:“受傷就在家好好養病,來公司做什麼?”

林冉公事公辦:“不是什麼大傷,起個包而已。”

“不回去?”

林冉搖頭,“來都來了。”

男人抿起唇角微微頷首,背在身後的那隻手忽然拎出一個保溫桶放在林冉的辦公桌上,“既然不回去,那就把湯喝了。”

林冉:“???”

這男人從哪兒變出來的保溫桶?

而且,怎麼感覺這土裡土氣的保溫桶跟他穿西服打領帶的精英模樣很不搭?

該不會是從醫院帶出來的?

林冉氣鼓鼓的,語氣酸溜溜道:“我纔不喝林淼淼剩下的。”

莫名的,見林冉這般小女人的反應,陸霆驍的心情竟有些愉悅。

他心情大好,長臂帥氣地拖過旋轉椅坐在林冉對麵,也不管她願不願意,乾脆利落地打開保溫蓋,將裡麵的湯汁拿出來推到女人眼前。

女人睜著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他,牴觸的情緒分外明顯。

陸霆驍見狀,這才鬆口解釋:“我剛從老宅回來,湯是我媽親手為你做的。你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陸霆驍回老宅了?

心情似乎也不錯。

想必卓君現在的處境應該有所好轉,否則這湯怎麼可能會完好無損地從老宅帶出來?

林冉拿起勺子喝起來,問:“阿姨還好嗎?”

“蠻好。”

林冉埋頭喝了兩口,發現眼前的男人貌似並冇有離開的**。自己喝湯,他就坐在對麵盯著她看,看得林冉渾身起雞皮疙瘩。

可惡!

他這是什麼眼神?

熠熠生輝的,林冉恨不得找盆涼水澆滅他眼底的光。

尷尬死了。

林冉不自然地摸向耳垂,實在有些忍不住,又問:“你一直守著我做什麼?林淼淼懷孕,你應該多陪她纔是。”

陸霆驍劍眉一剔,“林冉,你什麼時候說話這麼酸了?”

林冉一滯,發現這男人的眼睛有時是真毒,她想什麼他都能猜到。

可很多時候,林冉又覺得他是遲鈍的。

他能看出自己的多種情緒,卻唯獨看不見她投去的目光時常帶著愛慕。

不過這樣也好,至少可以剝奪他拒絕自己的機會。

林冉收回神,解釋:“我隻是覺得,你多陪著她,她就不會來我這兒挑事兒了。”

“她明天出院,跟家人去外地玩兩天纔回來。”

“哦,所以你才趁機過來的?”

趁機?

陸霆驍覺得這個詞怪怪的,在心中揣測林冉的想法,冇說話。

女人卻在此刻自言自語地小聲嘟噥,“我怎麼有種偷'情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