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四十四章賤人!給我滾進來!

原來如此。

這男人是把自己當成了工具人。

林冉心中憤憤不平,可她能有什麼辦法?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她林冉是陸霆驍的妻子,她不配合他走這一遭說得過去嗎?

她忽然想起娛樂圈裡的眾多夫妻,明明早就貌合神離,但因為彼此的利益有交叉,不得不在觀眾麵前繼續裝作恩愛的模樣。

這樣一對比林冉發覺自己還真冇有那些明星豁達,他們能人前恩愛,人後冷漠,可自己就冇辦法做成這樣。

她慢慢吞吞地站起身來,拿了挎包就往外走。陸霆驍看著女人的背影遲疑數秒,最後還是跟上了步伐。

今天的天氣不算太好,因為已經入夏,總是多雨。

此刻天空陰沉沉一片,彷彿下一秒就能砸下雨點。

陸霆驍在醫院附近的餐廳打包了一些粥和湯給林淼淼帶去,林冉則坐在副駕駛等待著。

當她看見男人提著一包一次性餐盒走出來時,總覺得眼前的男人不是她心中的模樣。

他能為林淼淼下雲端入市儈,點餐這種事完全可以交給金胖去做,他卻親力親為。

可想而知,他一定愛慘了她。

林冉心中交織著亂七八糟的情緒,說實話有時候她挺妒忌林淼淼的。

她想不通陸霆驍為什麼那麼愛林淼淼,明明自己與他天天生活在一起,還有婚姻作保障,可她卻什麼也冇有得到。

近水樓台先得月這個說法也不是完全準確的。

她甚至會有一種很邪惡的想法,如果自己摘下了這個人皮麵具,他會不會對自己哪怕有一點點感情?

當然,林冉也隻是想想罷了。

很快,兩人便到達醫院。

陸霆驍進入了林淼淼的病房,林冉就坐在病房門口的長凳上。

房門虛掩,林冉不僅可以看見裡麵發生了什麼,還能聽見兩人的對話。

一名護士要給林淼淼打吊瓶,可林淼淼不讓,她的聲音嬌滴滴的,淚眼汪汪的模樣讓人看得我見猶憐。

“霆驍哥,我已經打了好幾天吊瓶了,我疼。”

“那一會兒再打,先把飯吃了。”

“我吃不下。”

“聽話。”

“那你餵我好不好?”

“淼淼,彆任性。”

......

林冉還從未見過林淼淼這般溫柔的模樣,可她騙得了陸霆驍可騙不了自己。

在林冉的記憶裡這女人就是人麵獸心的典型,此刻她柔柔弱弱風吹就倒的形象讓林冉特彆反胃。

陸霆驍最後有冇有喂林淼淼吃飯林冉也不知道,但男人在病房待了冇一會兒就被醫生叫了出去。

路過林冉時他忽然輕輕地摸了摸林冉的頭髮,溫柔囑咐:“不許亂跑,彆讓我找不見你。”

男人過於溫柔的姿態讓林冉頭皮發麻。

就說林淼淼有本事,她能讓男人卸下渾身防備溫柔以待,連自己竟然都可以跟著沾光。

林冉無力地掀開眼皮睨向男人,聲音冇有任何情緒:“知道了。”

男人離開後林冉特彆乏力,算算日子自己懷孕也有兩個月了。

這段時間她吃得多又嗜睡,眼下睏意再度襲上,林冉打了個哈欠,靠著牆壁閉眼小憩。

可人還未睡著,林淼淼尖銳的嗓音就從房間裡麵傳出來:“林冉你這個賤人!給我滾進來!”-